设为主页   北京: 晴 8℃~-5℃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音乐 > 反光镜

反光镜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七月 18, 2013

先给我坚持个10年再说

不是“朋克”的标签就仅仅是谩骂与躁动。过了三十而立的“反光镜”一如既往地坚持着他们的音乐之路,告诉你什么是他们所信赖的责任感与专业素质。

“有时候我们(排练)也犯懒,李鹏就说,你看看人家上班的,人家早上8点就上班,咱们11点排练,算事儿吗?”—田建华

一个刚下完雨的北京,天还阴着,适合播放一首“还我蔚蓝”。走进东二环附近“飞行者”唱片的办公区,会议室烟雾缭绕,“反光镜”乐队的几个人刚刚开完新专辑的碰头会,讨论制作方案。

距离2010年那张EP《释你》,他们已经三年没有新专辑问世了。

坐在这样一支老牌流行朋克乐队面前,不能不感到时光飞逝。即使再倒退10年,那时候的“反光镜”都已在北京摇滚乐界成了知名乐队。“16年了。”主唱李鹏点起一支烟。贝斯手田建华忙着与设计师发短信定唱片封面的细节,鼓手叶景滢坐在他身后。他们早已不再轻狂,却依然年轻,还多了份亲切谦和。

很自然地,我们聊起了新专辑。“其实做完挺早的了,半年多做了8首,”李鹏说,“就是来来回回各种不赶趟儿,拖到现在还没出来。”“这张专辑每首作品时间长4-5分钟,比以前更稳重细腻,毕竟年龄大了。之前写的很多题材,比如‘还我蔚蓝’,当时说的是环保的事情。这张关注到了一些更大的社会现象。以往可能更自我。因为年龄大了,经历多了,责任心这个问题就很重要。”田建华连着说了两次“年龄大了”。

那你们年龄多大了?

李鹏:“就二十五六岁呗。”(笑)

“从上一张《释你》开始,我们的音乐已经开始有一些变化了。这张我觉得可能相对《释你》更大一些,都是我们三个相对自然的变化,更多元化。一开始听我们音乐的人都知道我们是一个朋克乐队,但是从《释你》开始,人们也说我们不是那么纯粹了。我们觉得能融入一些我们喜欢的一些早的、老摇滚的东西也很好,或者一些歌是保持我们三个人的朋克感觉,也会有一些‘长大’那种伤感的东西。”叶景滢补充道。一般来讲,乐队的鼓手不太说话。可是“反光镜”三个人聊天都很平均。这个状态很有意思。

“我们三个人做乐队做久了,可能就不像有的乐队那样,主唱一个人包揽全部思考。现在我们越来越多会相互探讨,给李鹏出一个‘命题作文’,比如写个什么主题的歌。因为他毕竟一个人想到的问题有限。每个人在生活中接触的事儿是不一样的,给他一个框架,他再在框架里用他的方式去表达。这就是现在‘反光镜’的创作思路。”田建华说。

回溯历史,也许这三个1979年出生的“年轻人”并没有想到过自己做乐队,能一下子做了这么久,并且把它变成了职业。1997年,常混在五道口区域的田建华、叶景滢和之前“反光镜”的主唱郭峰认识后,开始在“嚎叫俱乐部”演出。虽然条件没法儿和现在比,不算是一个传统的live house,但是他们觉得终于有一个地儿可以踏踏实实演出了,有“家”的感觉。1999年,一张至今仍具有巨大影响力的朋克合辑《无聊军队》问世,集结了“脑浊”、“反光镜”、“A-Boys”和“69”四支乐队的作品。专辑曲目短小精湛,歌词和旋律充满年轻的朋克式愤怒。崔健在录制期间曾去探班,还帮“69”的歌曲录了几个小号的声音。这张专辑被时代所造就,既是传奇,又是历史。

四支乐队,十个人组成,乐手互相交叉,只有“反光镜”的初始阵容是固定的。彼时还未加入的李鹏之前是“脑浊”的鼓手、A-Boys的吉他手,和“69”的吉他手。“以前住的那个家,里屋就是排练室,起床睁眼就能打鼓。”李鹏说。由于大多是1979年生人,都算是同龄人,大家玩着,稀里糊涂就把《无聊军队》唱片录了,觉得挺高兴。“‘脑浊’的高阳是‘地下婴儿’乐队的,混新街口那片儿。肖容他们是混景山的,因为他们是景山学校的。A-Boys的沈岳离我们比较近。大家就是终于找到一个地儿聚到一块儿,有点像现在School酒吧的那个意思。”田建华说,“但是之后相继一些乐队就开始解散了。”

这张合辑制作人是“嚎叫俱乐部”的老板、也是后来创立了“嚎叫唱片”的吕玻,以及第一代摇滚音乐人王迪。当时“嚎叫俱乐部”是学生最多的地方,外国人也多,所以地理位置也很容易吸引到人们来看。门票10块钱,海报也是吕玻画的。为了节省演出成本,学画画出身的吕玻每天白天就画海报,晚上经营酒吧。2000年的时候,“反光镜”进行了美国巡演,也是第一支中国的朋克乐队在美国巡演。起因是他们当时是有一个叫Nathan的美国哥们儿经常与他们一起看“地下婴儿”的演出。后来发现大家喜欢的音乐都差不多,就一拍即合变成朋友。去年,有一位也是10年前混迹在北京朋克圈的美国人再次来到中国,并且出版了一本关于北京朋克的书。“你说的那个是瘦David,是和‘地下婴儿’他们一起玩的。他们算是old school那一派。”李鹏解释。

2001年,“反光镜”发行了同名EP《反光镜》,同时李鹏也加入了乐队。有半年左右,乐队是四人阵容。同年,原主唱郭峰离队,后来组建了“再循环”(Recycle)乐队。原先由郭峰创作的老歌,在后来的现场中,由田建华表演。这张专辑之后,“反光镜”与当时的另一著名独立厂牌“新蜂音乐”合作了半年。但是时任老板的付翀因为“花儿”乐队的解约和当时唱片业不景气,对于整个环境比较伤心,所以他们的合作也只赶了一个尾巴,并没有录制作品。2006年,“反光镜”签约“飞行者”唱片,2007年录制了新专辑《成长瞬间》,开始了一条充满探索的道路,也坚持把new school punk做了下去。

近十年来,除了老歌那些戏谑的年少冲动,无论是《成长瞬间》,还是《释你》,“反光镜”都用最简单上口的旋律和歌词,传播着正能量。在这个充满讥诮和不屑的时代,能做到这一点,依然令人敬佩。“我们想表达的就是多坚持一点,不妥协一点,这也是我们音乐道路的真实写照。因为现在能接触到的负能量太多了。其实我们一直以来经历了很多困难,碰了那么多钉子,吃了那么多亏,但我们还是不服啊。就像玩儿滑板一样,事情都差不多。动不动乐队就解散了,动不动就离婚了,你丫责任心在哪儿?乐队不一定非要换人啊,非要开除啊,我们想传达的也是这种精神。”叶景滢说。除了乐队之外,他还爱好滑板,并且在鼓楼东大街经营着自己的服装小店“叶店”。

“我们现在的歌迷年龄都挺小的,我们也想给这些孩子一些好的希望,自己树立一个榜样。别到时候家长一听,这都是什么歌词啊?经常有小孩和我们说,你们的歌我爸妈都挺喜欢的。这个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挺大的鼓励,我们做的东西有更多的人接受,这挺好。而不是说我们老是那种谩骂的态度,那是青春期的躁动。我们现在要有责任感,年龄到了,过了三十岁该而立了。”田建华说。“不说是不是摇滚乐,那些都是扯淡。就说做音乐这件事本身,你先给我坚持一个10年再说吧。”叶景滢接话道。

说回新专辑的表达,田建华表示:“从歌词来说,我们有一首歌关于单亲家庭的话题,写的是孩子从小家里少了一半人的那种感觉。还有一首就是现在社会的问题。还有一首就是讲女孩都爱高帅富,男孩都爱白富美,各种比房子比车比钱比大金链子什么的。我们作品就是想越来越多涉及各个方面的问题,而不是一个小点。当然内心的表达肯定还会有,爱情,因为大家都得谈恋爱。”

那你们又是如何解决生活挫折呢?

“坚持,用脑子,大家商量。喝个小酒,一块儿聊聊。现在好了,我们有公司,有团队,有困难的时候大家一起聊。凡事总能聊出个解决办法来。包括我们的小助理,工作人员,都是1985年之后出生的年轻人,他们也会给我们一些年轻人的视角和他们的感受,处事的方式方法。多做,少说。拿出实际行动,演出。”乐队说。

说到演出,乐队刚刚结束全国巡演回到北京。几乎每个城市都有所谓的“反托儿”,那些写着“反光镜”名字的大旗也随处飘扬。不可否认的一点就是,“反光镜”的现场效果和他们的唱片几乎水准相当。没有走音,没有错弹,品质十分有保证。两年前采访李鹏的时候,他说“反光镜”保持着一周2-3次的排练频率。

“一周肯定得排这么多。我们要是在家待着家人也会奇怪,干吗呢啊,怎么不排练啊?说白了我们就是跟上班是一个意思。有时候我们也犯懒,李鹏就说,你看看人家上班的,人家早上8点就上班,咱们11点排练,算事儿吗?然后跟其他乐队一说,他们说你们11点排练?疯了吧?11点我还没醒呢!好多做乐队的下午两点能醒就不错了。我们就是习惯了。今天心情好,能排三个小时;心情不好,一个小时就结束。创作还是比较自由的。但无论好不好,都要排练,没准儿就有一个新的感觉。大家见面聊聊事儿也是好的。”田建华说。

“别到时候外头人一问你,玩儿音乐的?但你一个星期都不带摸鼓的,那这事儿还怎么玩儿啊。不是刻不刻苦,是专业的问题。我们是一个做了16年的专职乐队,年轻的时候没那么多可玩儿的电子设备,iPad电脑啊什么的。就是喜欢音乐,就干了,别分神,把它做好。”叶景滢说。“对,我们既然是职业乐队,卖票,那么就得对得起买票的人。”田建华又补充。

作为乐队的“ 队长”,同时又是贝斯手,最后我们聊起了“黑”贝斯手这个问题,问田建华怎么看。“这事儿有意思吗?(大家狂笑)。微博天天黑贝斯手,就博君一笑呗。作为贝斯手最重要的品格啊,就一个字—忍!(再次狂笑)其实在乐队里,我觉得贝斯手是承上启下的关系。我要跟鼓手的节奏型走好,还要配合吉他手的一些小旋律。我的调没有吉他手高,但是要比鼓手高,所以就是这么一个中间值的作用。”

那鼓手的作用?

“鼓手的重要性取决于他要会创造,要会编曲。如果这个鼓手走了,谁都代替不了,那就是一个好的鼓手。还得是最幽默的(大笑)。”叶景滢回答。

所以最情绪化的是主唱?

李鹏:“可能是吧。”田建华:“一定是!”

最后,对于兼职乐队,“反光镜”也给出了一些建议。他们说,既然有这份心想玩乐队,那就别放弃。“我们也有很多朋友做了音乐离开了又回来,我觉得如果是因为生活,就算不做乐队,但是别忘了练琴。不能因为上班就武功全废。我们当时也是生扛过来的,苦中作乐,因为再苦你也是干你想干的事儿。”

“其实我们一直以来经历了很多困难,碰了那么多钉子,吃了那么多亏,但我们还是不服啊。动不动乐队就解散了,动不动就离婚了,你丫责任心在哪儿?”—叶景滢

 

(文>胡畔 摄影>金与心、薇白 供图>飞行者唱片)

 

全球顶级音乐潮刊《Q》杂志中文版《Q娱乐世界》,带你领略音乐史上和即将发生的每个伟大瞬间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