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8℃~-5℃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旅行 > 蒙桑托,石头堆里的村庄

蒙桑托,石头堆里的村庄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九月 2, 2013

蒙桑托(Monsanto)是一个葡萄牙的中世纪的城堡村寨。据说它的格局和建筑几百年都没怎么变化。村子里安静得无声无息,只有几个老人坐在自家门口晒太阳。我在村里一个只有三张桌子的露天小咖啡座上坐了下来,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不到三米的地方的那块巨石。它看上去足有几十吨重,泰山压顶一样悬在那里,不由让人胆战心惊。一个穿着白色围裙的姑娘端着咖啡从门里走出来笑着对我们说:“不用担心,它至少已经在那儿呆了几千年了。”

如果不是这些巨石,蒙桑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山村。它位于葡萄牙的东部,埃什特雷拉山脉的东南,离西班牙边境不过百十公里。蒙桑托村座落在海拔八百米的桑克图斯山上,脚下是开阔的塞拉达埃斯特拉平原。桑克图斯山的山顶和山坡上全是光秃秃的大圆石,可以说它就是一个高高的石头堆。蒙桑托村就建在了这个石头堆里。整个村子也是一个看不到一点土的石头世界。

在地中海地区,用石头建筑的山村并不少见。却没有哪一个像蒙桑托村这样直接把石头当作邻居的。我在村子里转悠的时候,脑子里忽然想起了著名的《愚公移山》的故事:老愚公因为山石挡路而子子孙孙挖山不止,誓言搬掉眼前的拦路石。蒙桑托人却正好相反。他们不但不想移走村里各处的巨石,反而把它们一个个请进了自己的家里,让它们成了各家住宅的一部分。有的巨石被当作房基,有的被当作了天然墙壁。有几块悬空的大石头被用来当作房顶的一部分。有一块竖立着的巨石从一户人家的房子中央赫然探出了大头,主人就干脆把屋顶做成了围裙的形状把巨石围了起来。我歇脚的小咖啡馆全部藏在一块巨石的下面,连房顶都免了。不过它那要被千钧巨石压扁的样子实在让人捏一把汗。

因为蒙桑托村的所有房子都是在石头堆里见缝插针,所以在高低、朝向和左右间隔上都没有任何规则。小石屋们随山势起伏,围着大石头安置。穿行在村子里的小巷子自然蜿蜒上下,没有明确的走向。有时候从两块巨石的缝里穿过去,有时候在圆滚滚的巨石面上凿出几个浅坑作为台阶。据说在十几年前村子里的路还都是坑坑洼洼、高低不平的乱石坡,只是在最近几年才逐步修成了平整的石子路。

早在1938年蒙桑托村就被评选为“葡萄牙最有代表性的村庄”。如果从外表上看,外人不太容易明白它凭什么获得了这个荣誉,因为很少有葡萄牙的村庄像蒙桑托这样是挤在石头缝里的。但是走进村子仔细看,村子里安静的石子小巷、方方正正的红顶小石屋、带着鲜明色彩的窗户框都有着浓重的葡萄牙色彩。特别是有不少的建筑和门洞上装饰着典型的十六世纪葡萄牙晚期哥特式的繁琐石雕花饰,让人想到了里斯本著名的贝伦塔。最重要的,是因为自然地理条件的限制,蒙桑托村的面貌几百年都没有也无法改变过。它的风格丝毫没有受到现代社会发展的影响,从而保持了葡萄牙的“原汁原味”。

在一座小石屋的门口,一位身穿着传统的黑色衣裙的老太太守着一个卖布偶的小摊儿。小凳子上摆着十来个手工扎制的小布人。她们的衣裙挺漂亮的,但脸上都没有五官。老太太说她们是“法拉玛”。在当地的风俗里,人们会把法拉玛娃娃放在新婚夫妇的床上。这样可以保佑他们多子多福。

老太太的门前不到三米的地方就是一块至少有三、四米高的大石头。这块“迎头石”与老太太相伴了一辈子,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邻居。从巨石根儿摆着的一溜种满花草的花盆看,老太太肯定没有对这个“邻居”动过“愚公”的念头。

站在石头村里俯瞰脚下开阔的平原,我试图搞明白当初人们为什么把家安在了石头堆里。实际上蒙桑托并不是一个孤立存在的村庄。它与山顶上的古城堡有着相互依存的关系。

根据考古学发现,这片地区早在新石器时期就已经有人类居住。古卢西塔尼亚人、古罗马人和阿拉伯帝国都在此留下了自己的印记。1165年葡萄牙的第一位国王阿方索一世从摩尔人手里夺取了蒙桑托,然后把它赐封给修道士。他们在山顶上修建了一座要塞。蒙桑托村曾经是要塞的一部分。

从村子里沿一条崎岖的山路爬上背后的桑克图斯山顶。在裸露的巨圆石堆里我看到了两千多年前的古罗马时期留下的教堂遗迹。虽然它已是断壁残垣,但仍看得出当年石匠们一丝不苟的手艺:拱门严丝合缝、壁砖见棱见角、窗饰精美、石柱挺拔。在离小教堂不远的地方是八百年前修建的要塞遗址。高大结实的城墙随着山势起伏,穿行在巨石之间。许多地方巨石本身就是城墙的一部分。在散落的大石头中间我看到了好几个约两米长的石头槽子,因为积满了雨水很像是牲口饮水的石槽。但随行的葡萄牙朋友告诉我这些石槽是古代战死的骑士的石棺。只有最勇敢的战士才有资格葬在这些石棺里。

每年的五月三日蒙桑托村都要举行传统的圣十字节的庆祝活动。村民们抬着圣像穿过村子里的小巷,走到山顶上的古城堡遗址。妇女们把法拉玛布偶和装满鲜花的陶罐从古堡的围墙上扔下去以纪念祖先。

站在桑克图斯山顶俯瞰在巨石堆里出没的蒙桑托村舍的红顶,我又想起了《愚公移山》的故事。老愚公子子孙孙挖山不止的执着终于感动了神仙,最后借神仙之手搬走了挡在家门口的大山。而蒙桑托村人的祖先表现出来的是与执着正好相反的灵活。他们没有给子孙后代留下搬石和挖山的重任。他们只是把档在路上的巨石巧妙地整合在自己的家里。最后,连神仙都不用麻烦了。

 

(文 Article > 秦昭 Qin Zhao;图 Pictures > 秦昭 Qin Zhao;编辑:九月)

 

国际顶级创意出版商《艺术与设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