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8℃~-5℃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美术 > 梁咪咪: 肮脏与污秽让我真实

梁咪咪: 肮脏与污秽让我真实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九月 13, 2013

笑容代表什么?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插画师梁咪咪(Mimi Leung)根据她对日常事物的观察,用几十种张嘴的姿势描绘了“笑”。他们的笑是表达开心吗?是傻笑?萌笑?还是僵笑?她把不同的角色都配上了睁大双眼的笑,计算机会笑、闹钟会笑、蛋糕会笑,笑容变成了艺术家和我们打招呼的方式。在梁咪咪的插图世界里,她把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变成充满“笑”容的可爱卡通形象。人物带笑的脸上闪耀着雪白牙齿的亮光,如豆粒般的瞳孔,似乎都在传递着一种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们到底看见了什么?脸孔对面的世界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而艺术家似乎却让这些天真的,充满好奇的角色们对他们看到的那个世界刻意保持着一种距离感。

“我出生在香港,很小的时候就移居到英格兰。我喜爱绘画以及骑单车,习惯于从图书馆借阅大量的图画书,然后照着样子画画。我也喜欢画杂志上面人及动物的图像,画卡通及漫画。”梁咪咪习惯每天以日记的形式记录每天的故事,思想,以及感情的故事。“我把他们都藏在我的小房间里。当我越来越大的时候,我开始用绘画来描绘我在成长过程中发掘到的世界,我所尝试的那些不同的、新鲜刺激的经历。好像影像、绘画、版画、音乐、写作以及一点点雕塑。”梁咪咪开门见山地说。抱着对画画由衷的喜爱,在报考大学的时候梁咪咪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英国大名鼎鼎的中央圣马丁艺术学院(Central Saint Martin College of the Arts)进行更专业的绘画学习。“我讨厌最初的那两年,但最后一年我们有了一位很棒的导师,她叫安科斯(Ann Course)。她不是很闷的人,也没那么虚情假意。”当然,在艺术上让她感受到更正式的艺术教育,并在创作上最具收获的时期还是在考入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s)的研究生课程之后。“研究生的学习过程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不是很喜欢总是非常深奥地讨论关于设计或事物,好像总是在研究某一项伟大任务中的琐细末节似的。我想我并不擅长用智慧的方法去做事吧,更适合在工作室很疯狂地画画。”在伦敦学习和生活的那段时间至今都让梁咪咪深感眷恋:“我喜欢伦敦的繁忙与大,总是有很多事情在发生。我喜欢它的历史以及代表几个世纪文化象征的建筑遗迹,以及多元化的文化财富和棒极了的邻里关系。我甚至很喜欢这座城市的肮脏与污秽,这让我觉得很真实。”

压抑爆发出

梁咪咪喜爱用手写板在电脑上尽情挥洒狂热的构图,无时无刻地想着生活中搞笑离奇的事物,然后用钢笔、绘画纸或油彩去描绘她所联想到的一切。“有时候,我会用数码技术结合真实画笔去描绘画面的细节,然后保留白色的背景。我喜欢这样的效果,并且对整个制作过程觉得很舒服。”她的作品里总会有睁大双眼,咧嘴大笑的人物出现,像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和疑惑,又像是已经看清了一切,只是用怪异的笑容来掩盖自己,迷惑大众。这些用蓝色、紫色、绿色等各种颜色填充而成的平面人物,在白色背景的纸张上发出了极大的呐喊,你不得不去注意他们。圆睁的双眼、龇牙咧嘴的笑容、伸长的胡须以及扭动的身躯,他们仿佛是隐藏在内心的小恶魔,抓着你进入他们的世界。她喜欢把人物正常的生活状态表现得更加矛盾化,过度地渲染事物以达到更加夸张的视觉冲击感。在作品“异类大脑(Turd Brains)”中,我们看到的是一张充满神经质笑容的夸张面孔,头上爆炸般地涌出无数个同样呈现夸张表情的脸,他们在拥挤的、代表脑细胞的不同色块中奋力挣扎,好像一不留神,就会被脑细胞快速的思维所吞没。“我喜欢用比较粗俗或暗黑的概念来诠释自己的作品,这样能发掘出那些在快乐与活力里潜在的某种暗流。”梁咪咪一脸严肃地继续说:“我习惯于在作品中表达一种不幸、暗黑或者压抑的感觉。这一点是我作品的核心概念。当然快乐或希望的元素在我作品中也是相辅相成的。这种黑暗化的作品并不适合于一般的商业工作,但我还是很喜欢从一种矛盾或变换的角度去创造作品,用来表达事物内在的希望与力量。”作品“皮囊(Skin)”表现的是一位由于急速奔跑而脱落了自己外皮的人,抛离单一乏味的外皮后,显现出一张更加古灵惊恐的表情以及五颜六色的躯体。在当今,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在人为制造下不断升级,我们不得不接受并不单纯的情感,承担面临不幸时所带来的种种压抑,黑暗的心态逐渐吞噬着原有简单的规则,面对着突如其来的改变和难以化解的矛盾,每个人都像是瞬间脱掉了那件自己原本小心翼翼做成的外衣,更加赤裸裸地呈现在世人眼前。于是,所有人都呈现出带着惊恐的异常笑容,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全自己,获得所谓安全的存在感。

心的视听交融

“我有很多喜欢的艺术家。梵高、威廉· 德·库宁……我也喜欢德国表现主义,尤其是表现主义电影《卡里加里博士的小屋(The Cabinet of Dr.Caligari)》。”梁咪咪非常喜爱看电影,并且会阅读关于电影文化的一切书籍。她会把想看的电影分类及排列,然后一个个地欣赏。同时,她也从阅读小说中获取很多灵感。她说:“我在不同阶段都会阅读不同的作者以及寻找适合我的书籍。无论是爱情小说还是漫画书都是我的最爱,有些儿童电视节目令我非常着迷。”梁咪咪喜欢思考关于时间以及人们在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然后结合自己的想象诠释出充满趣味的绘画。

在为伦敦当代艺术研究院(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 London)创作的作品“吉他英雄(Guitar Heroes)”中,由生动可爱的卡通形象组成的重金属乐队正在欢快地演奏着自己的歌曲。两边的摄影师则不断选取最佳角度进行拍摄。卡通漫画形象特征,巧妙的代替了传统意义上重金属音乐传达的黑暗与压抑,带给人们一种充满欢乐、趣味的感觉。“威廉姆·肯特里奇(William Kentridge)的作品简直太棒了!塞·托姆布雷(Cy Twombly)和翠西·艾敏(Tracy Emin)以简单直接的线条,描绘出极具表现力的版画,我沉迷于这样的表现方法。音乐对我的影响也很大,让我很想换换口味,添加音乐的元素在作品里。我喜欢做自己的音乐作品,这会帮助我更多的思考视觉作品。”

在给音乐组合“波拉卡·山姆·斯特马(Buraka Som Sistema)”创作的作品“心跳重击(The heart pounding)”中,梁咪咪描绘了人彻彻底底的疯癫状态。音乐响起的那一刻,自己无法控制心脏的跳动,仿佛隐藏在最深处的心灵突破躯体,想要抓住震撼心灵的瞬间共鸣。“他们就是他们,我想他们都是疯子吧。可能就像我自己一样。”在梁咪咪看来:“如果我能够进入这个我幻想的世界里,我应该会在宇宙之外意识之中,跟随着时间与空间的变化飞翔,我想抛弃我的肉身,变成空气的一部分。分裂,然后又再次组合,不断重复。”

这些作品像是在嘴里炸开的彩色爆炸糖,五彩斑斓的颜色让你脑袋瞬间开出了花。就像是小朋友初次接触画画一般,那种势不可挡的新奇感从纸张上跃然而起。梁咪咪一直希望和她画中的人物一起跳舞或者大笑,自由自在。她总是充满好奇,抛开她已知的一切。

 

(文 Article > 常锦超 Chang Jinchao ;图 Pictures > Mimi Leung;编辑:樊宏烨)

 

国际顶级创意出版商《艺术与设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