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8℃~-5℃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时尚 > 从夜店到T台 80年代风格时装

从夜店到T台 80年代风格时装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十月 9, 2013

近期,V&A博物馆以“从夜店到T台”(Club to Catwalk)为主题开始展出上世纪80年代最富代表性的85套实验派年轻设计师作品,包括贝蒂·杰克逊(Betty Jackson),凯瑟琳·哈玛尼特(Katharine Hamnett),温迪·达格沃斯(Wendy Dagworthy)和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那些艳丽浮夸而闪耀的时装,永远满溢着乐观蓬勃的态度,如果衣服可以说话,它们会告诉你它们有多欢快。




周末夜狂热

每个在夜晚寻觅欢乐的人都害怕在天亮之前变老,所以他们迫切地需要耗费所有值得耗费的夜晚。如果这些人生活在70年代,那么Studio 54将是他们想进入的地方。这间由史提夫·卢博(Steve Rubell)和伊恩·施拉格(Ian Schrager)花费重金打造的俱乐部,原本只是一间电视台的演播厅,在短短两个月里摇身化作纽约城内最时髦的夜生活聚集地。1977年上映的电影《周末夜狂热》(Saturday Night Fever)推动了彼时最受人们喜爱的迪斯科潮流向前发展。影片中约翰·特拉沃尔塔(John Travolta)穿上丝质的花衬衫和喇叭裤,脚踏方跟高跟鞋,喷起一头发胶,就是一位流连在舞厅里的迪斯科青年最佳代表。由此,全世界的年轻人们纷纷模仿着他的打扮,跑到迪斯科舞厅里尽情舞动。迪斯科曲风的欢愉狂热伴随Studio 54的传奇成就了70年代享乐主义的高潮。

曾经性格无比内向羞涩的安迪·沃霍尔,在这里进化成一个真正的派对动物。他常常说Studio 54是门外专制和门内民主的融合——在每天晚上,夜店的保安们便在门口拉上一道长长的天鹅绒帘,将满街的狂热派对动物们冷酷地隔离在外。每天晚上都会有无数打扮奇异的人聚在俱乐部门口,他们高举着手,嘴里喊着:“看我,看我!”两位夜店拥有者卢博和施拉格则站在一旁随意地挑选可进入到夜店中的玩家。这个选择标准无关性别年龄,无论贫穷或富有,只要你的打扮足够时髦出奇,或者单纯是长着一张漂亮的面孔,就有机会进入到Studio 54中去。 而夜店内部则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了,庞大的俱乐部内分布着悬空的阳台,火辣舞者不时现身,地板中央则映出一半月形人脸,一支巨大的银匙伸向嘴边,匙中用闪烁的彩灯代表古柯碱。人们毫无忌惮地赤裸着上身,甚至全身不着一丝一挂也都没有问题。舞池里满是闪着五彩光芒的闪片,辉映着人们各式各异的穿着,头顶上悬挂着那盏似乎永远不会停止旋转的霓虹彩灯。场面绚丽夸张到有人形容,在离开夜店的几个月后,依旧能在衣服的缝隙里找到亮晶晶的珠片。

Studio 54里充斥着那个时代最有型的潮人,还有最富盛名的艺术家、音乐人们。唐娜·莎曼(Donna Summer)、葛蕾丝·琼斯(Grace Jone((LizaMinnellCalvinKleDianevonFurstenbeStudio 54中流连忘返。停驻在Studio 54的经典时装时刻更是数不胜数。时尚专栏作家鲍勃·克拉塞罗(Bob Colacello)在接受采访时曾回忆,早前有一次自己正和侯斯顿(Halston)等人在Studio 54里聚会时,伊夫·圣罗兰(YvesSaint Laurent)便同自己的友人们一同走了进来。侯斯顿和圣罗兰,这两位分别代表美国和法国顶级时尚的设计师看到彼此后起身相拥。坐在一旁的杜鲁门·卡波特(Truman Capote)则对雨果·吉尼斯(Hugo Guinness)窃窃私语到:“你刚刚看到的,可是时尚史上最伟大的瞬间之一。”

这间夜店同样保存着设计师们的青春记忆,瓦伦蒂诺·加拉瓦尼(ValentinoGaravani)在那里扮成马戏团驯兽师的样子;而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则在Studio 54中与一位变装皇后尽情热舞。米歇尔·克罗斯(Michael Kors)在自己年轻的时候,经常偷溜到Studio 54中,把侯斯顿固定位置的预订标志拿开,装作自己是他的好友一样呆在那里:“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侯斯顿,感觉就像是《绿野仙踪》中桃乐茜碰到了奥兹国大法师一样。”

在Studio 54开张的第一年里,侯斯顿就在那里为自己的老友贾格尔(BiancaJagger)举办了一场惊世骇俗的白色生日派对。贾格尔当晚身着红色裸肩长裙骑着一匹白马,由一位全身赤裸的精壮男子引领入场。这几乎是此后数十年难以再现的魔力画面。然而好景不长,伴随两位主理人的逃税风波,风雨中的Studio 54渐渐落下了帷幕,70年代的喧嚣也只好永远停留在人们的回忆里。而伦敦夜店的兴盛恰恰是从此刻开始,街头的夜店犹如雨后春笋般在这座城市中源源不断地涌出。每一个周末的夜晚,闪烁霓虹灯的街头挤满了奇装异服的男女排队等候一张俱乐部入场劵,人群中依旧挤满了时装设计师、音乐家或是舞蹈家、电影制片人。旋转的迪斯科球伴随酒精让他们将此间的灵感与音乐或T台紧紧相连,这种再具象化不过的关系造就了独有的1980年风潮。

80年代也是伦敦时装起步的年代,在纽约与日本轮番上演的时装秀刺激着伦敦的年轻人开始自发性的时装运动,其中“伦敦走向东京”(London Goes toTokyo)的活动让不少设计师将他们的作品带入了画廊。而彼时伦敦浓郁的艺术教育氛围也融入这场“夜店”狂流之中,来自中央圣马丁、皇家艺术学院的学生们以丰富的伦敦夜店为灵感挥洒着自己的想象力。约翰·加利亚诺(JohnGalliano)这样回忆道:“无论是星期四还是星期五,整座学校永远是空空荡荡的。每个人都在家准备着自己周末派对着装。”

物质偶像巅峰
安迪·沃霍尔曾说:“在未来,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80年代恰恰是巨星的年代,伴随着约翰·屈伏塔(John Travolta)的舞蹈表演与比基斯乐队(Bee Gees)强劲的节奏音乐,迪斯科式的令人振奋的动感偶像们真正将这种物质风潮推向巅峰。

作为时尚史中最为特殊化的多元年代,80年代拥有着丰富的文化特征和偶像代表,麦当娜、 迈克尔·杰克逊和汤姆·克鲁兹,这些明星的穿着渗透式地引领着整个社会的着装流行。对于女孩们来说,80年代对她们意味着麦当娜。当特立独行的舞曲天后在1980巡回演唱会上穿着Jean Paul Gaultier的金色锥形胸衣,发出邪恶女郎的自我宣言时,Disco Look的经典元素被化用到登峰造极的境地,粗暴突兀从不见天日的夜店,一跃登上时装殿堂。1983年麦当娜推出两首Disco风格的歌曲“Holiday”和“Lucky Star”,MV中她穿着一件黑色舞裙跳着利落的Disco舞步,这套服装在今天看来仍不落伍,在纽约的街头甚至都还能见到这种打扮的年轻女孩。1985在她首届MTV颁奖典礼上以白色内衣及”Boy Toy”金属腰环造型献唱”Like A Virgin”,从此开始了全球狂销的历程。而在90年代初,麦当娜在单曲“Vogue”(时尚)的现场演唱中,身着18世纪的古典服装大跳Disco,再次惊艳全场,即便不用穿上霹雳的外套和紧身裤也展现出Disco音乐的风采。而在2005年推出的复古Disco大碟《舞池告白》(Confessionson a Dance Floor)中,麦当娜身着Vintage古董桃红连衣裙大跳热舞,这首歌的部分音乐还采自“Gimme Gimme Gimme”键盘旋律,表达着对Disco文化的敬意。在没有战争与经济动荡的大环境下,社会风气由对精神世界的探索转为讲究个人的成功和物质享受。“物质女孩”恰恰是80年代的核心主题,对物质的追求迎来了时尚的异样繁盛。“辛苦工作,尽情玩乐”成为新一代的座右铭。

那个年代具有代表性的电影之一《壮志凌云》,在电影上映以后,雷朋(RayBan)墨镜就流行开来。与此同时,随着电视剧《迈阿密风云》的火爆,剧中警察所穿的垫肩西服开始受人欢迎。复古军装的盛行,则是由流行巨星迈克尔·杰克逊一手炒热,这位活跃于70年代到90年代的流行歌坛巨星,在80年代获得无数舞曲奖项。而伴随着他标志性的太空舞步,拥有宽阔肩部与金属装饰的双排扣丝绒军装成了当年最闪耀的主角。从70年代早期一条条彩色喇叭裤,到爵士帽,太空风格材料,还有Disco文化中的闪耀亮片融入了多种时装元素,一切都化作他独有的华丽炫耀舞台风格。

同一时期的乔治男孩则是醒目妖艳的80年代新浪漫视觉系代表,更是男扮女装的最成功案例,他前卫不羁的打扮深受当时的电视明星和媒体娱乐偶像的大力追棒。才华横溢的乔治男孩非但橱窗设计师,更是英国乐队文化俱乐部(Culture Club)的灵魂人物,如今颇受欢迎潮牌Boy London的拥有者。

T台闪耀Disco

史蒂芬·巴罗斯(Stephen Burrows)曾经是70年代美国最耀眼的时装明星,他最爱使用鲜亮颜色和不对称剪裁,喜欢选用垂坠贴身的衣料制作便于活动的衣裙,这样他的顾客就可以穿得简单又体面,并且可以随时出去跳舞。巴罗斯色彩鲜明、富于个性的设计是美国七十年代所推崇的审美缩影,扑面而来的色彩与鲜活的设计承载着Disco时代的美丽记忆。而随着流行文化将麦当娜推向宝座,高缇耶(Jean Paul Gaultuer)的成功也让他对这个年代有着无可比拟的深情。他的2013年春夏女装就是献给这些奠定当代风格的流行巨星。新的系列中他不仅重新展现葛蕾丝·琼斯在《Nightclubbing》大碟封面照的造型,而身着尖锥胸衣的麦当娜那蓬松卷发、夸张手镯和十字架首饰等元素符号,也成了每个系列的保留节目。雌雄同体的设计是高缇耶的一贯风格,今季中那些曳地碎花裙及和服式服装配搭上乔治男孩的造型让人无尽惊喜。最令人难以忘怀的是,高缇耶选择了Disoco女王阿曼妲·李尔(Amanda Lear)演绎闭幕模特,她以一袭迷人粉红泳装艳压全场。高缇耶对80年代的热情,化为夸张夺目的色彩让人们穿梭回Disco舞台。同样在13秋冬的系列中,Diane von Furstenberg则将T台搬至令人心驰神往的Studio 54,闪光面料配合极为明亮的鲜艳色系仿佛像是人群对狂欢夜晚的致敬。

80年代的时尚很容易被冠以“俗辣”的名号,但是它的确是迷人有趣的。它拥有着任何年代都不能比拟的华丽、醒目和乐观。如今,宽大肩线、紧身裤与亮片依旧出现在每一季的秀场上。如今的Disco风格,显而来的更加摩登,因为我们大可不必像80代那样白天严格恪守雅痞文化,晚上在高分贝中疯狂摇摆。出自夜店的衣裳们如今宠辱不惊地出现在日常生活中,从Disco走上Runway,从Runway走向Realway的闪亮舞会装在设计师们的巧手下更加亲切可人。而无论如何,享乐精神永不退却,才是人们心中的黄金80年代。■文 Article > 蘑菇 Lando ;图 Pictures > V&A(编辑:九月)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