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8℃~-5℃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设计 > 设计源于对改变的渴望

设计源于对改变的渴望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十二月 5, 2013

文 Article > 王若思 Wang Ruosi;图 Pictures >Bernhard Burkard工作室

麦克风一般的扬声器

面对功能主义的Bernhard Burkard,笔者也只能开门见山:让BernhardBurkard一战成名的是他们的产品设计:“Ballo Speaker”,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球形扬声器,基本可以适用于所有的音频设备。从技术上讲,Ballo是由两个铝制半球和一条彩色的橡胶带组成的,球的底端你可以看到接线的插头。当电源被插上时,扬声器便自动开启,充电也采用同样的方式。麦克风一样的球状外形使它视觉上十分新奇与有趣,而且可以被自由地悬挂、放置在任何地方。

“在设计Ballo的时候,我们想要的是一个便携的,完全方便使用的产品,球形是一个基本的想法。可以说‘麦克风’是我们设计的灵感来源。”富宾恩介绍说。将一个和音乐相关的、经久不衰的日常用品的标志性形象和扬声器设计连结在一起,绝对是Ballo大获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在拿到第一个样品时我们发现,出乎设计时的意料, Ballo的‘彩色腰带’还可以传出音乐的震动感。也是因为球形的缘故,当它躺下时,低音表现甚至更加出色。因此,设计的过程就像一个探险,你随时可以发现许多意想不到的惊喜。这也是设计令人充满激情,如此独特的原因。”

得益于杰出的设计和香港制造商OYO(Object You Obsess)精良的制造工艺,Ballo不仅斩获了米兰萨隆国际家具展“A’Design设计奖”的白金大奖,在商业上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目前,Ballo已经在世界各地销售,并且颇受欢迎。在OYO网站上人们可以看到,每一只Ballo的价格只有35USD,比Iphone的原装耳机还要便宜,这也是它畅销的另外一个原因。套用苹果公司出品Iphone 5C时的一句话:这是一款每个人都能买得起的产品。

虽然“每个人”的说法多少有些夸张,但是Ballo的价格优势来源于设计师在设计之初对于制造成本的把控。在工业和家具设计领域,托马斯和富宾恩一直认为设计师在设计产品时便要综合考虑到产品高效的制造流程、低廉的制造成本、便捷的组装方式以及目标消费群体的使用习惯。因为设计不能只是看起来漂亮的产品,美学和商业上的成功同样重要。

“不是消耗大量的成本才能制造出高品质的产品,这是一个极大的误区。我们相信好的设计应该是追求聪明、有创造性的问题解决方式和集约、高效的资源管理方式。并且除了在造型上,也可以在其他为使用者带来益处。”托马斯说。

Ballo是Bernhard Burkard与香港制造商OYO合作的第一款产品。在谈及与香港制造商合作的时候,富宾恩和托马斯表现出瑞士设计师在制作方面强大的沟通精神和实践能力。

“我们很乐意和那些拥有悠久历史和优良制造工艺的品牌合作,但与此同时,与那些新生的品牌合作更让我们惊喜:新生品牌往往更具有革新精神,并且对那些完全新颖的设计持有更加开放的态度。就我们的经验来说,中国的设计品牌和制造商一般比瑞士的工作得更快。他们邮件回得更快,决定做得更快,制作上绝对是快得更多。但是在达到我们想要的品质方面,却要花上更多的时间,需要更多的耐心。但是他们最终可以做出非常棒的产品。”托马斯说。

“在瑞士的情况是,设计师往往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和品牌进行讨论并说服他们认可自己的设计。总体来说我们非常喜欢和中国大陆与香港的品牌合作。这里有着强大的生产能力和各种各样的可能性,非常有助于设计师,特别是年轻设计师的发展。就香港来说,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狭小的地方可以将那么多东西汇聚在一起,并且运行得如此顺畅和井井有条。”

生活与事业上的伙伴

托马斯和富宾恩相识是在FHNW(瑞士西北应用科技大学)读书时合作的一个学期项目,那个时候他们便发现两个人一起合作的潜力。“我们没有讨论彼此擅长的领域,但是我们非常默契,我们总是能进行深入、有效的讨论,并将项目快速推进。此外,我们在一起度过了美好的大学时光,一起吃吃喝喝、享受生活对我们来说同样非常重要。一起组建工作室的想法也是那个时候开始的。”富宾恩愉快地回忆。

当接手一个新项目时,托马斯和富宾恩通常会各自开始构思想法、绘制草图,然后再坐在一起进行讨论。通常的情况是:一个人会从另外一个人的草图里生发出更好的点子,然后一步步地改善最初的想法。当然,作为同性伴侣的好处是,睡前的闲谈和月下散步也是他们进行集体讨论的好时机,而且不少独特的创意就是这样产生的。“我们相信作为一个设计师组合,在方案的设计阶段两个人共同讨论、协作是非常富有成效的工作方式。因为在将方案给客户之前,两个设计师已经可以互相提出问题,充分质疑和讨论——这通常都是客户的活儿。”

在巴塞尔的FHNW学习工业设计之前,富宾恩曾学习过工程设计专业。这使他对于工程技术有着很好的了解,懂得如何将一个好的想法变成一个好的产品。托马斯则曾经在苏黎世就读经济和社会学史专业,最后转到FHNW和德国艺术与设计大学学习工业设计。在FHNW毕业后,他们没有选择马上在一起工作,而是先在不同的领域积累实践经验。富宾恩在沙夫豪森的一家广告公司担任设计总监,托马斯则在很长一段时间为香港著名的设计师迈克尔·杨(Michael Young)工作,在文化差异和设计理念上,托马斯都受到在香港工作和生活的很大影响,这也是他非常看重与中国大陆和香港品牌合作的原因。

Bernhard Burkard在瑞士没有固定的工作室,托马斯和富宾恩主要生活和工作于瑞士北部的沙夫豪森、巴登以及巴塞尔,这些安静的小城都有着得天独厚的绝美风光和广阔的国际化视野。沙夫豪森坐落于莱茵河右岸,是IWC万国表总部的所在地;巴登则是世界著名的温泉胜地,每年在这里举办的Fantoche国际动画电影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国际动画电影节之一,而巴塞尔钟表展和艺术博览会的大名更是早已蜚声世界,有着极好的经济条件和艺术氛围。可以看出富宾恩和托马斯非常享受在这些城市的生活:“在这些地方做设计是十分幸福的事情。我们很享受在安静并且组织良好的地方工作。这有助于我们将注意力专注在设计与创新上,而网络的发达也让我们可以随时随地为世界上任何一家品牌工作,无论它在哪里。”

用品质追寻永恒

在托马斯和富宾恩看来,瑞士设计也许并不以夸张和绚丽的外表取胜,但它绝对是高品质的代名词。瑞士设计师们对于品质和细节的追求令人侧目,它的分量在于设计师的概念和大胆的思考。实用、经典、坚固、轻便、锐利,瑞士设计拥有它的军刀一样的品质。

“瑞士设计偏好优雅、简洁的外形,因为这是一种永恒的设计语言。它让设计更加优良,经久,不会像那些时髦的东西一样很快过时。”这也是BernhardBurkard对自己设计风格的诠释。

在2013年米兰家具展卫星沙龙展上首次展出的地灯“长颈鹿”(Giraffe)是他们最新的灯具设计作品。这盏灯外观硬朗、简洁,运用了交叉的剪刀结构和曲线造型,看起来像一只伸长脖子的长颈鹿,或者是暗箱照相机。认为“材料本身就拥有自己的性格”的富宾恩和托马斯用黑色金属质地的灯臂和木质的支架,将冰冷的工业感和家庭的舒适度完美结合在一起,而良好定性和伸缩性几乎让它可以适用于所有场所。

另外一件家具设计作品“简”(Curt),是一张由四根木条和一张帆布组成的躺椅。它用最简单的方式将躺椅的功能性和它所服务的环境结合在一起。“简”使用时必须斜靠在墙壁或者围栏上。尽管看上去有些危险,但稳定的三角形结构和精准的角度设计让人们依然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上面放松或者读书——当然,前提是要先找到一面墙。

Plama则是一件成人和小孩都可以玩的玩具,或者说是装饰品。它由12块不同颜色和外形的磁性拼版组成,人们可以按自己的喜好排列它的顺序。将Plama挂在墙上,北欧人所特别偏爱的鲜艳色彩和几何图形,使它具备了一幅抽象派画作的所有元素。托马斯认为,“Plama可以激发人们的创造性和逻辑思维能力,提升人们对于二维空间和结构的认知,这些简单的几何轮廓是一种示意,让人们在复杂的思维中找到最简单、完善的方法。”

Bernhard Burkard可以说是瑞士新一代设计师的缩影,他们经受过良好的设计教育,拥有杰出的设计才能,并且善于和世界各地的优秀生产商和设计品牌合作,创造出“如瑞士军刀和钟表般的”高品质产品。正如瑞士新锐设计展的策展人之一皮耶尔·凯勒(Pierre Keller)所说的:“人们可以毫不犹豫地说,瑞士是设计界中的佼佼者。一旦你了解了瑞士设计教育(无论是在苏黎世、巴塞尔还是洛桑)的高质量、重要性和原创性,你就会明白为何整整一代优秀的设计师会出现在这个国家,且他们已经为其富有创意的产品进行全球推广做好了准备。”■(编辑:曾莉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