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8℃~-5℃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音乐 > 梁晓雪:沉淀下来,继续前行

梁晓雪:沉淀下来,继续前行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十二月 24, 2013

他是会弹琴低唱的温柔大叔,也是爱逗贫的北京爷们儿。他会沉淀下来安静地写写情歌,也喜欢折腾折腾文个花臂。他简单、纯粹,不矫情,他是真实的,梁晓雪。

11月15日,北京五道营胡同里走两步就能看到Q Weekend的海报,上面正是当天在School酒吧演出的国内音乐唱作人梁晓雪和键盘手Jelly。场地并不大,演出开始前,歌迷已经把舞台围死,站在后面的人根本看不到台上的情况。大家要求雪总坐个高凳子,雪总调侃:“万一摔着了怎么办?”回应竟是:“明天帮你上头条!”这次,雪总和Jelly第一次带来Duo双人组表演,很多经典老歌直接引起大合唱,最后雪总还哼唱贴心的生日歌,完美结束了当天的表演,也为Q Weekends第一期演出画上了句号。

 

梁晓雪和Jelly为这场演出进行了将近一个月的排练,对全场的音乐表演采用了全新的编排方式。当Q当天下午到达现场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调音了。之后,在School的二楼上,通过这场并不算长的对话,Q为雪总迷们探了探各种口风。

2010年8月8日,梁晓雪的首张个人创作专辑《Floral Times/花样年华》正式发表。和第一张专辑一样,今年年底将要推出的最新专辑也是全部由他一个人操刀创作。“其实我也挺想和别人合作的,我有些搞古典乐的朋友也有歌,但和我的路子不搭,所以我还是踏踏实实地一个人一把吉他好好创作吧。这次吉他录得特别好。最近我一直在努力练琴,是正经地那种练。现在我对吉他的感觉都和以前都不一样了。可能听上去有点儿矫情,我现在把我的吉他当成人来看。比如以前我不会去保养琴,但其实这些事情都特别重要,就像对自己的家人和爱人一样,需要这种点滴呵护。”专辑名字还没定,封面也还没拍,梁晓雪这次是铁下心要慢慢地做一张专辑了。“这张专辑弄了半年多,是想沉淀沉淀,录音也都是在朋友家里,就想舒舒服服地录。专辑里有10首英文歌,1首中文歌,依旧唱得不怎么样,咳!(笑)曲目都是这3年来沉淀的事儿。这3年对我来说挺孤独的,感觉就像是惩罚自己的一个过程。现在都快32了,对曾经和未来的看法都不再稚嫩了,会反思。有些人会选择大步走,而我就会慢一点,所以我的音乐也是这样。质量不错我觉得!从来没尝试过这么慢地去做一张专辑。”

 

对于这半年的成果,梁晓雪还是挺满意的。“如果要打分,我觉得这张能打85分。录音也好,词曲也好,混音、母带,我都觉得是我专辑里最好的,但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无所谓。”

 

另外,新专辑中有三个神秘的女和声一直让人好奇,她们是谁呢?聊着聊着梁晓雪就跟Q抖出了料:这仨女生就是歌手刘思涵、李霄云,以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Music Radio的DJ徐曼。“ 听着这个组合特怪异吧?哈哈!其实说实话,她们唱得特别好。好多东西都是被电视、被商业蒙蔽了眼睛,其实小霄云私底下创作的一些音乐真的很好,只不过没有机会去展示。刘思涵就更不用提了,她内欧美嗓儿。徐曼的声音也非常好听,可能唱得不是最好,但很用心。”

 

就像他说的,这张专辑就是一种记录,记录那些曾经未能完成的事。“我喜欢唱英文歌,画面感会强一点。我最大的偶像就是Tom Wai ts。他的歌就很有画面感,唱着爱,唱着小人物。”在很多人质疑梁晓雪唱中文歌的时候,他自己也在思考,“中文歌词写不好就显得特矫情,词的韵律也需要考究,说实话,我挺懒得动脑子的。我最大的愿望是做电影原声,打小就喜欢这东西。没有什么词,音乐已经能带给人们很多可以去想象的东西了。我还特喜欢看电影,有些画面的原声乐会让我好多年都忘不了。终极目标就是能做电影原声,希望以后有机会。既然现在选择了唱,就好好唱。”

 

在很多少女的幻想里,梁晓雪是永远会抱着吉他深沉吟唱的温柔大叔。但少女们,最终还是要面对现实。“其实我特淘气,生活中喜欢逗逗贫,走走面儿,聚个会什么的,特简单,从没想过要把自己弄成什么样儿。生活里的我和音乐中的不一样,我也不能老那么深沉,多缺啊!生活就是嘻嘻哈哈,高高兴兴的。以前局挺多的,这几年不爱去了,吃吃喝喝也聊不出什么来。朋友在流失,慢慢地发现彼此不是一个层面的,渐渐地也就远了。这很正常,长大以后就是会这样。”

当然,少女的幻想里也一定少不了雪总罗曼史的桥段。包括这张专辑里也会唱到他对感情的反思,“新专辑里也有关于我以前感情的事儿,但没说得那么详细,不仅给自己留个余地,也给大家一个幻想的空间。歌词太具象了就显得太傻了。”现在的生活,挺愉快。在感情上,他更愿意随缘。少了以前那种自负感,知道怎么对别人好了。“这几年,想自己,想她,觉得其实很多事不是简简单单一个人两个人能解决的。错过就是错过了。对于未来,别有遗憾就行。不是说非得结婚生子,非要给对方多大的承诺,那些都是扯淡。我家人都挺开明的,我和我爸就跟哥儿俩似的,有时候他还会说:‘哟,你比我那会儿都厉害。’我就岔他:‘没有,没您那会儿蹚的河多!’(笑)经历过这么多之后,知道自己要什么了,也能更好地为未来做打算了。”

 

除了听过梁晓雪的歌,很多人还知道他曾经开了间卤煮店。“之前的卤煮店本身就不喜欢做,就想弄个名号,因为做音乐老让别人感觉好像挺不靠谱儿的。但你本来是什么,就是什么,所以就把那个店关了。我一直特别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地儿,特温馨,招呼朋友啊什么的,打算和以后的‘她’开个咖啡馆,不用特赚钱,能维持我们的生活就行。老板娘主要负责打理,我在外面使劲儿赚钱。”就像很多朋友看完演出说的那样,大家都爱梁晓雪的音乐,但也希望他能遇见人生的另一半,一起幸福起来。

 

“我以前爱喝酒,现在很少喝了。酒精会让寂寞感倍增,醉的那个纠结状态,不太好。现在我可健康了,可乐也不喝了,就喝水。”就连演出散场时,他也不忘提醒准备接着赶局的Q:“少喝点儿,喝差不多就行了。”

 

文>lulu 图>四维雨相、lulu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