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8℃~-5℃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创意经济 > 电脑的发言权

电脑的发言权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一月 4, 2013

“没有电脑,如何生活?”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道出当今世界的电脑发展现状。在生活中,我们许多的日常决定都依赖于电脑。开车去工作时,GPS设备可以提供最佳路线;在办公桌前,微软Word能够提示你的拼写错误,Facebook为你推荐新的朋友,微博、人人更是好友不断,电脑已然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你可知道它能“发言”,它在“发言”,甚至你可能不了解它也拥有着自己的发言权?

机器话语权的诞生

无所不能的电脑,已历经了50多个春华秋实。50余年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只是一瞬间,但电脑却彻底改变了人类的生活。回顾过去五十余年电脑发展的历史,一个我们未曾留意却一直充当着我们生活中非人类的“发言者”的机器——电脑,仍在用它独特的“言论”持续着这种巨变,并且从未停止过。1971年的11月8日,Intel生产出第一款微处理器,意味着第一台电脑的诞生。在四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电脑在不断的更新换代,在更新中进步,在进步中更新。这其中进步的不仅仅是电脑的配置,进步的还包括电脑“说”的“话”。

在过去几年的日常生活中,有人提议说,当电脑在做出选择时,它实际上是在“说话”。而第一次有关机器话语权的争论是在网络搜索的语境下出现的。

2003年,一家公司因不满谷歌搜索结果排名而提起民事诉讼,控告谷歌。而谷歌则坚持认为他们的搜索结果是受宪法言论自由的保护(在一份未正式公布的判决书里,法院宣判谷歌获胜)。这对于政府来说是个坏消息,因为它正在挑战政府监管公司、保护消费者的能力。

此事发生后,对于电脑话语权的讨论越来越激烈,但讨论得再激烈,我们还是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电脑的话语权是受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the First Amendment)保护的。近年,面临着越来越多的联邦政府调查,谷歌委托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法学教授尤金·沃洛赫(Eugene Volokh)起草了一份更为详尽、覆盖范围更广的类似陈词。而沃洛赫教授在他的论文里则写道:“谷歌、微软必应、雅虎搜索以及其他的搜索引擎都是言者。”

至此,越来越多的人都已经意识到,电脑,不,应该说是机器话语权已经正式诞生在这个科技愈发发达的社会。

对于不是律师的人来说,机械话语权听起来很奇怪, 但逻辑就是这样的。以美国著名问答专栏作家安·兰德斯(Ann Landers)为例,她对读者问题的回答肯定是自由发表言论的一种形式。同样的,当你在百度、谷歌等任何搜索引擎上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时,搜索引擎当时必须快速决定给你什么样的“答案”,给你什么样的“答案”排列顺序。从话语权的角度出发,这些决定就相当于电脑的“话语”,或者我们可以理解为电脑在行使它的发言权。

言论监管

是否有强有力的论据来支持“电脑所做的决定应该被认为是言论”的理论?

从法律逻辑上讲,谷歌、安·兰德斯、苏格拉底以及其他答案提供者其实都有些相同之处。但是如果你仔细思考的话,这种比较不成立。苏格拉底是因为坚持个人观点而死的;电脑程序则是用来为我们服务的实用工具。但理论往往在现实中碰壁。

不妨考虑一下以下几个例子:谷歌曾被指控利用自己在搜索领域的主导地位来阻挠竞争对手,此外在有些情况下没有明确划分广告与搜索结果的界限,这引起了反垄断当局和消费者保护协会官员的注意;Facebook的电脑系统做出的“决定”可能涉及广泛传播你的私人信息;亚马逊等网上商店的推荐有一天也许会成为出版商们打败竞争对手的工具。一般来说,这些行为都可能违反保护消费者的有关法律。但是如果将这些电脑所做的决定称之为“言论”,司法部门就必须想到这些“言论”可能成为潜在的审查点,这也使得第一修正案反而成为这些公司反监管的强大工具。

而作为国内知名的搜索引擎百度,也从不缺乏关于电脑“言论”的负面新闻。网络竞价排名曾是百度最重要的产品,在推出“凤巢”系统之前,几乎是其收入的全部。

2008年,央视曾对百度推广虚假医疗广告和竞价排名黑幕进行曝光,一些虚假广告和违法网站往往借着系统弊病,出更高的价钱,获取更明显的广告位来直接侵害用户,这也导致出现了第一起因网络搜索排名而引起的纠纷官司,百度则成了连带被告。

虽然最后法院认为,百度公司与客户签订的网上协议中明确要求对方设置的关键词不能侵犯他人相关权利,而且在起诉前百度公司也没有收到盘古公司的通知或投诉,并且盘古公司起诉后,百度公司已经断开了相关链接。因此,百度公司在主观上没有过错,不构成侵权,不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但由此引发的关于电脑“发言”的问题却甚嚣尘上。保护电脑的“发言权”,并不是法律的直接目的,法律是用来保护真正的人类免受各种混乱检查迫害的。

当美国的第一修正案用来保护商业机器免受正规检查时,相信全世界的人们都已经意识到,它已经远离了它的初衷。

自然的发言环境

其实发言权是很容易划定界限的:按一般规则,非人类的或者机械化的选择结果不应受到第一修正案的完全保护,并且很多时候它们根本不应该被当做是“言论”(如果涉及某个人类个体对特定内容做出特定的选择,自然又是另一个问题)。

而谷歌的辩护律师争辩说,自从人类对电脑编程使它可以“说话”,电脑就已经享有了言论自由权。这就好像数字信息可获继承似的。但是程序员在第一修正案允许的范围内设计任何他喜欢的程序,并不意味着他的作品从而也拥有与他一样的宪法权利,就像科学怪人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博士创造的怪兽可以走路,可以说话,但这并不代表它有资格替博士投票。角度不同,立意不同,我们没有权利去否定谷歌的说法,但我们惟一可以确定的是,电脑的“发言权”是人类赋予的,而它的言论也是具有可控性的,那就是我们为其创造一个自然的“发言”环境。

在实现商业化的同时,让推广链接归推广链接,让自然搜索归自然搜索,同时大大利用自己的安全优势,杜绝钓鱼、欺诈网站,让人们不再上假药贩子的当,不再受虚假广告的骗,提供安全、干净、质量更好的搜索结果,又能够提供性价比更高的搜索广告服务。

电脑每天都在做着数以万亿个无形的决定, 而每个决定都可能成为受保护言论的可能 性。值得我们深思的是。当谷歌声称第一修 正案保护他们的搜索结果时,却从来没有正 式表示他们受宪法保护进而可以忽略隐私 权和反垄断法。

作为一个国家,不论是政府,还是监管部门,或者是电脑的使用者,我们在将权利法案(Bill of Rights)的崇高原则变成保护商业利益的低端工具之前,必须再三考虑,是否应该给予电脑那些本来属于人类的权利,将电脑,或者说将机器置于我们之上?

 

(文 WRITER 赵丽媛 LiYuan Zhao 图 PICTURES 本刊编辑部 CGW Edt;编辑: 杨磊)

 

《数码设计 》 2012年12月刊     刊号:CN11-5292/TP  [国内统一刊号]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