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8℃~-5℃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生活 > 收缩的城市

收缩的城市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三月 21, 2013

2013年的春节话题,离不开几大一线城市的“空城计”,各路媒体争相报道的节日北上广,卸下了堵城重负,呈现出一派虚假和平。习惯了忧愁“超标”的中国,似乎没有意识到物极必反也有可能在一夜之间到来。迅猛发展给城市带来了激素催肥的效果,超大码的街道、小区、购物广场在外来人口散尽时鬼气森然。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人们应该有所察觉:现存的一切城建尺度既然是为这场迅速膨化设计的,我们的城市,就早已有机地和这些城市病共生在一起。而城市病除了国内公众熟知的城市膨胀,其实还有另一种危机:城市收缩。

城市收缩不一定表现为面积、规模的收缩,它有着更为复杂的表现。按照历史学家汤因比的说法,世界文明虽迥异不同,通观全局却有相似的生理过程:起源、成长、衰落、解体,如此循环往复,涅槃而生。那么城市,作为人类创造出来的集合最高智慧的文明承载体,也必然与相应的文明同起同落。在这个70亿人口的地球上,有一半以上的人生活居住在城市,而且这个比例还在攀升。城市发展在到达了前所未有的巅峰之后,各种城市病也就随之而来。以往在中国, 我们只有对城市扩张的讨论,却没有面对城市收缩的经验。但在世界范围内,这已经不是一个新鲜话题,收缩城市在全球范围内普便存在。

十九世纪中期,工业革命之火从英国一路烧到欧洲大陆,再蔓延到美国日本,所到之处大小城市犹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而今天,城市收缩的数量和程度居然也可以参照这个进度表,甚至率先在工业化、城市化程度较高的国家和区域出现,这个事实让人触目惊心。古代的城市衰亡是了不得的大事,但惨烈如庞贝一夕之间埋在火山灰下,幽怨如楼兰丧失水源被风沙侵蚀,罪魁祸首还是天灾人祸等非人为因素。而到了21世纪,城市的收缩不再是个别偶发现象,天灾人祸也不是主因——没有外部突发事件,甚至财富还在日益增长,人口却已经悄悄地流失了。这不免让人唏嘘。

德国联邦文化基金会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收缩城市”研究计划,在最新公布的研究结果中,从底特律、伊万诺沃等几个典型都市区域整理出来的惊人案例,给还沉迷在繁华梦富贵病中的人们,尤其是尚无衰亡危机感的中国城建者,敲响了家道中落的警钟。

底特律

底特律位于密歇根州东南部的底特律河畔,在十九世纪上半期,这座城市依靠附近有铁矿砂和炼钢厂的有利条件,逐步形成庞大的汽车工业。二次世界大战 期间,这里是军工生产的重要基地。城市迅速扩张,随着就业率和收入的不断攀升,豪华建筑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出现,点缀着底特律的地平线,各种装饰华美,细节精妙的剧院和办公大楼层出不穷。这曾是座繁忙的城市,建筑物彰显了汽车行业所带来的权利与财富。到了50年代,拥有两百万人口的底特律成为美国第三大城市,也到达了它的辉煌顶点。至此之后,底特律的恶梦开始了。

先是黑人为了逃离种族隔离制度,从南方大批涌来;白人中产阶级追逐“美国田园梦”,离开城市奔向郊区;然后美国汽车工业开始下滑,底特律同时失去了一百多万人口和成千上万的工作岗位。后工业时代的底特律,城市中心区居民的种族、职业和贫穷问题已经无可避免地缠绕在一起。

底特律的大都会机场是美国最繁忙的机场之一,也是西北最大的航空枢纽和中转站。但与美国其他大机场不同——在底特律机场转机的乘客,要远远多于以此为目的地的旅客。进入底特律城内,就像进入一座空城,市中心到处是一幢幢废弃的房子——房主发现自己的楼盘无法出租或出售后,干脆直接放弃,任其腐烂坍塌。也有些人做过挣扎,比如将一些歌剧院改建成电影院谋求新出路,最终由于客流太少仍得做罢。越来越多的办公楼、酒店、教堂、影剧院、住宅、工厂和商店被贴上封条,就连18层楼高的宏伟老火车站也未能幸免,空留精美的建筑立面显示它过去的重要性。

底特律虽被称为“世界汽车之都”,也不是人人都能开上私家车。没有汽车的底特律人苦不堪言,城市不能提供他们可依赖的公共交通,城市大道空空如也 堪比高速公路。无车族以如此荒唐的方式坐失许多竞争机会,无法生存。外来人员则更惨,他们在底特律租车时需要购买高额保险,费用几乎要超过租车费用本身,但考虑到底特律糟糕的治安状况,租车公司如此定价也情有可原。

底特律的治安是城市衰亡导致的社会问题中最严重的一项,犯罪的疯狂程度难以形容。20世纪70年代,那里的流氓痞棍们甚至养成了在万圣节前夜焚烧空置房屋的惯例,这种习惯后来被称为“魔鬼之夜”,并成为“习俗”一直持续 到20世纪90年代,并于1984年达到高峰——当年的10月30日至11月1日,底特律全市发生800多场大火。

据“收缩城市”计划的研究人员总结,无论居住隔离、社会福利计划还是去工业化,没有哪一种社会计划能把底特律以及其他类似城市的经济政治扶正;没有哪一种简单的说辞,能解释包围着这个城市贫困人口的不平等和被边缘化问题。只有通过对20世纪中叶种族、居住和工业三者之间复杂又相互交织的历史状态进行分析,才能充分理解并面对这些城市和贫困居民的现状。作为城市收缩现象的第一例,其复杂与惨烈程度已令人咋舌。

伊万诺沃

19世纪时,在这个毫不起眼的伏尔加湾流地区,曾分布着三四十家纺织品工厂。 “十月革命”之后,伊万诺沃纺织品产值一下猛增到苏联总产值的一半,“俄国的曼彻斯特”引起了政府的重视。尽管伊万诺沃地理位置并不十分理想,但凭借着莫斯科的某种期许,这座城市开始了短暂的大繁荣时期。1924年至1934年间, 苏联新一代年轻建筑师在此争奇斗艳,留下为数不多的现代主义建筑痕迹。伊万诺沃的第一个工人居住区就是维斯宁兄弟的规划作品,公寓式建筑群完全反映当时先锋的花园城市理念,能容纳8000人。而弗里德曼的“船屋”和葛洛索夫的“集体住宅”也是前苏联构成主义建筑的代表作。

但是斯大林上台后,强调重工业,忽视轻工业,各项投资由中央计划经济掌控。自那时起伊万诺沃纺织品区的发展就开始落后于周边其他地区。此外,伊万诺沃地区的经济极端专门化,纺织业在该地区的工业总产值中占到了1/3,即使在老牌的纺织业城市如曼彻斯特,也没有达到过这么高的比例。伊万诺沃的问题于是很早就埋下了伏笔。

但在苏联时期,计划经济掩盖了这一危机:产品供给永远处于缺乏状态,而销售由中央统一保证。苏联发生社会变革后,国家专业化生产和分配过程的骤然终结,对于伊万诺沃而言,意味着几乎所有生产和销售网络迅速崩塌。面对着从亚洲流入的廉价纺织品、生产设备的严重老化以及缺乏市场经济环境下的思维和 行动,伊万诺沃的工厂遭受了重创。20世纪的最后十年,伊万诺沃的纺织工厂数量减少到原来的1/4,纺织工人减少一半,该地区的状况举步维艰。数以万计的家庭仍然居住在工业扩张时期紧急修建的集体宿舍中——它们年久失修、条件恶劣。所以稍有能力的人都奔向更有活力的城市。

只是俄罗斯边远地区和前苏联国家移民仍然看中这里毗邻莫斯科的“生存”条件,这种特有的俄罗斯现象一定程度上补充了这里的人口。对比其他工业城市的衰落:底特律减少了一半的人口,曼彻斯特缩减了40%,东德有120 万间空置公寓——莫斯科觉得伊万诺沃的情况并没有极端严重。

实际上,愁云已经笼罩在伊万诺沃上空。伊万诺沃政府毫无办法,这个城市除了纺织业,没有别的资源。伊万诺沃机场曾是苏维埃时代的重要省级机场,由于政府机票补贴极高,他们的机票价格甚至能与城际巴士竞争。伊万诺沃距离莫斯科只有318公里,每天却有超过20班巴士往返两地。1992年,庞大的苏联民用航空总局拆分解体,伊万诺沃机场所有航班停运,职员遭遣,机场财产和设备被贱卖或偷走,之后,政府几度意欲复兴机场都一再失败。如同苏联倒台后留下了巨大尸体,伊万诺沃留下了挥霍至死的机场。曾经的繁荣指点不了它的将来。

收缩离中国有多远?

2012年末,北京等一线楼市逐渐升温,而距离北京150公里的河北省唐山市却由于大量楼盘空置而引发媒体关注。唐山西郊军用机场原址上改造的凤凰新城,是唐山市政府的重点推介项目,两三年的时间就密密麻麻排布了多个大型楼盘。这些楼盘建好落成已经有了一段时间,可是几乎还是无人入住,入夜后只能看到一片由钢筋水泥构成的灰暗城市森林,被称为“鬼城”。自内蒙鄂尔多斯康巴什新城被称为“鬼城”以来,近年来,三、四线城市沦为“鬼城”的 现象可谓前仆后继。但是让官方出面承认自己属下的城市或苦心经营的新城 区是“鬼城”无比艰难,媒体报道也是零星寥落,所以尽管事实摆在眼前,在全国大兴土木,房价飙升的环境下,人们仍旧怀疑这只是一个意外,是暂时的 现象。果真如此吗?

唐山是一个非常“中国”的收缩萌芽案例:城市规模不大,市区城镇人口400多万,GDP在全国排名19,表面看起来势头良好。但唐山的人均消费在全国城市中却排到了60位以后——实际上唐山人的主要消费都不是发生在唐山本地。不同于上述两个城市的“盛极而衰”,这个城市现在没有一个大型儿童活动场、没有一个综合体育场、大剧院、音乐厅,也没有一所211重点大学——城市资本、人才外流严重,直接越过了“盛极而衰”。如果说城市空间上的紧缩只是物理现象,那人口流失就是城市死亡的先兆。破败、贫困、废墟、暴乱,这些快速收缩城市的共通场景,虽然在唐山还未出现,但凤凰新城的阴森已经让人感受到一丝明显的寒意。

其实中国的很多城市都有相似的问题,只是掩盖在了城市整体快速扩张的表象底下。现在的统计数据表明,除唐山以外,大连、商丘、海口、贵阳等城市也已经开始不同程度地收缩。调查结果显示:工业枯竭、高失业率、人口老龄化等城市收缩杀手,在中国的社会现象上已经榜上有名。而全球化、后社会主义转型等潜 在的社会体制转变又加速了收缩过程。“城市收缩”,这个乍听之下的发达国家 高级病,在局部发展不均衡的中国,已经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端倪。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经济发展越繁荣昌盛,严肃问题就越受隐瞒。专家预测,2025年前后,中国的城市收缩问题将会更直接地暴露出来,参考其他国家城市收缩病症的复杂和严重,现在直面城市收缩这个老年病,一点也不为时过早。

 

(文 Article > 基卡 Jika ;图 Pictures > 同济大学出版社 Tong Ji Press;编辑:曾莉莉)

 

《艺术与设计》   2013年3月刊   刊号:CN11-3909/J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