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8℃~-5℃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生活 > 雾都,雾都

雾都,雾都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三月 25, 2013

北京等城市连日大雾致众电商净化类产品热销甚至断货,空气净化器一机难求,人们纷纷寄希望于现代科技以求拯救。讽刺的是,今日的这一切 很大程度上也要“归功”于当初人类科技的进步。以车代步等技术飞跃带 来的副作用如今开始逐渐显露出它凶猛的一面。

“终朝吐祥雾,薄晚孕奇烟”是古人对于雾景的唯美描述,然而放到今日却美好不再。那驾乘着北京大雾飘然而至的不仅仅是水汽,还有指数爆表的PM2.5。

在这样的天气里我们怎么保护好自己呢?首先应做到大雾天戴好口罩再出门,防止毒雾由口鼻侵入肺部,有晨练习惯的人,应停止户外活动。

口罩应该算是平民百姓对抗污染的最后一道防线了。2003年非典时期,一种形似防毒面具的N95医用防护口罩成为市场的宠儿。其实这种防护口罩在防尘方面要专业得多。口罩型号所称的N95是基于美国标准,该标准将医用防护口罩分为三大类九种型号。N代表非油性颗粒,另有R、P型代表油性颗粒。非油性颗粒物包括煤尘、水泥尘、酸雾、焊接烟、微生物等;油性颗粒物则包括油雾、油烟、焦炉烟等。每一型号又分为三种过滤效能级别,分别为95%,99%和100%。N95的意思即为“过滤非油性颗粒效率为95%的防尘口罩”。我国的防尘口罩标准没有划分得这么细,但N95仍 然是此类防尘口罩的最低标准。

目前认为,大气中对人体健康威胁最大的颗粒物是直径为10微米以下的可吸入颗粒物(PM10),尤其是直径为2.5微米以下的可入肺颗粒物(PM2.5)。针对这些身型微小 的颗粒,N95的过滤效果是值得肯定的。在N95的生产标准中,作为颗粒物的检测样 本是直径为0.1-0.5微米的氯化钠气溶胶,合格的N95口罩对于这种气溶胶的过滤率应在95%以上。所以,如果正确佩戴N95或级别更高的防尘口罩,即便空气质量指数(AQI)报告重度污染,外出的我们也能稍稍安心些。

白色凶手的前世今生

祥云瑞霭变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空气污染已经不再戴着面具,而是张牙舞爪地危害着我们的生命健康。这一切都逼着中国人思考粗放式的发展和自私的现代文明带来的恶果。这次重污染天气是如何形成的?尚无权威的报告和分析,但显然和长期以来粗放式发展的累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人戏称“GDP数字有多虚高,今天的PM2.5数字就有多高”;而“中国人不仅正面临着一边开宝马一边喝污水的悲惨式发展,也面临着 一边住别墅一边被熏死的危机。”

随着人类社会工业时代的崛起,不可避免的是污染物爆发式排放。人们嫌弃马车太慢,于是便发明了机动车,因为社会对电力的无尽需求而催生了大批火电厂。城市人口 几何级增长,电厂燃煤排烟,居民烧炭取暖,加之机动车的无限制使用,千万缕白色幽灵无阻挡的冲入了大气之中。这致病浓烟又由于建筑物密集等原因而无法有效扩散,再加上气候因素,久而久之便形成了夺命毒雾。毒雾持续一周不散,带走了一万两千人的生命,这悲剧一幕发生在1952年的伦敦。那一年的12月4日,伦敦城发生了人类史上罕见的大规模烟尘污染事件:前一天还是风和日丽,而后一天高压气旋的离开便使得这座城市陷入“死风”状态。几乎静止的空气无法驱散浓厚的烟雾,煤灰从天而降,全称被阴霾笼罩。大半个世纪后的今天,伦敦已是天蓝,北京却天灰了。

猫抓老鼠的途中打碎了花瓶,究竟值不值得?这其实是一个没有意义的问题,因为人人都会事后诸葛亮。在生存的本能面前,抓到老鼠是第一位甚至是唯一的目标,至 于花瓶则不会花费精力去做考虑。人们在使用杀虫剂的时候很少思索可能造成的环境污染,为什么?因为懒。当迫切的需求在前,人类毫无疑问地会失去全面考虑问题的能力。既然我们脑力有限,又干嘛要去担忧那无尽可能?既然解决方案就在眼前,又干嘛吃力却可能不讨好地去另求他方?我 们因为懒得走路而发明了车,又因为懒得思考而低估了机动车尾气潜在的危害。需求满足的同时短期内又不会受到危害,人类便以为赚到了而将注意力转移到下一个需求上,比如晚上吃什么。

短视这特性是写在我们的基因里的,就如同油炸食品明明危害巨大却会给大脑带来无法抵御的美妙快感,拼命堆积脂肪的原始兽性轻易就压倒了现代健康理念。不得不承认懒惰在推动人类科技进步的同时也埋下了毁灭的种子。

不定时炸弹

新年第二周开始北京连续多日的无风天气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长久积累的空气污染问题被引爆了。有毒的雾里混合了粉尘与污染物,像棉花般覆盖于整个北京城。极低的能见度使得部分批次航班被取消,医院呼吸科门诊病人数大幅增加。鉴于此,北京市政府不得不紧急出手:三分之一公交路线停运;现代汽车公司暂时停工, 全城多处建筑工程停止施工。同时发布公告建议市民外出时候尽量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以减少私家车的尾气排放。所有人都知道清算日迟早会来,只不过没有意料到这一天降临的如此突然。

假设我们还能有心情开玩笑,那么我会打趣的说至少女性朋友们可以省下粉底钱了。但生活毕竟不是电影,重放再多遍它们也不会从荧幕里里跳出来化作星际旅行中的外星人一个响指就能清除掉全球污染。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是承认问题,再然后才是正视和解决。纵观微博乱象,一边享受着现代化的好处,另一边却将副作用完全推脱于他人头上的做法太过幼稚。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是污染制造者,政府在政策的制定上虽然不能说万无一失,但是过分追求生活安逸而大量毫无节制地使用机动车排放尾气污染环境的执行者,却是我们自己,作为公民的我们环保意识非常薄弱。

空气污染这颗不定时炸弹是所有人共同埋下的,只有承认这一点,当前困局方有解开的曙光。

有毒空气,谁之责?

如今许多人笑谈自己是人肉空气过滤器。为了摆脱熏肉的命运,大家一拥而上疯狂抢购净化类电器。然而事实却有些复杂:由于过滤组件的质量、作用范围、更换不及时等问题而导致净化效果很难达到令人满意的程度。花大价钱买回来的可能只有心理安慰而已。那么口罩呢?其实大部分市售不带呼吸阀的口罩都对可吸入微粒无效或微效,更别谈那些花花绿绿纯粹是为了保暖而生的玩具口罩了。难道就没有我们力所 能及的?当然有:拒绝机动车,关掉暖气,停止用电。你做得到么?显然不能。那些自诩为忧国忧民行动派的人就只能洗洗睡了么?不,用手机刷刷微博呐喊几声我们还是能够做到的。虽然效果可能甚微,但总比蹲墙角画圈圈无声诅咒社会要来得有用。

这一切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个群体的责任,而是整个社会在为自己的竭泽而渔的恶行买单,任何人和任何漂亮的借口都改变不了我们每日呼吸着毒气的事实。纵使有着国外惨痛教训在前作为训导,我们也仍然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惋惜也好,愤怒也罢,这已经不是就责任分配吵嘴的时候了。在这个时候我们更需要的是政府用清醒的头脑、理智的分析以及良好的执行力来兑现、引导和治理一昧追求金钱、效益和成绩造成的环境污染的恶果,进而引导带动全社会对雾霾以及各种污染宣战。

历史上,在1952“伦敦劫难”之后,当地政府幡然醒悟,决定大力治理空气污染。国家议会于随后几年通过了《清洁空气法案》,针对污染的元凶——家庭燃煤、电厂烧炭和 机动车进行了大规模改造。采用集中供暖来减少家庭燃煤,搬迁电厂到郊外以避开城市大气环流,闲置机动车通行甚至在部分线路临时禁止通行。经过数十年的不断努力使得空气质量得到了大幅改善。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伦敦重度污染日已下降到每年5天。

许多人认为科技发展的终点是灭绝,这么想未免太过悲观。整体来看人类或许从来不是一个精打细算的种族,但也毕竟不傻。科技的进步是为了满足需求,而绝大部分人都不会需求死亡,因此我们没有理由对未来绝望。至暗之时方显阳光可贵,地球是如此的了解人类,深知我们见到棺材方落泪的顽性,于是刻意的送上毒雾这张错发的绝症诊断书。

也许,但愿只是也许,在雾散后我们能真正长点记性行动起来,否则下一次可能就真的是晚期了。

 

(文 WRITER 程天翔 Tianxiang Cheng;图 PICTURES 本刊编辑部 CGW Edt;编辑:鲁忠泽)

 

《数码设计》 2013年3月刊    刊号:CN11-5292/TP   [国内统一刊号]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