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8℃~-5℃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电影 > 心灵的虚拟艺术工程——记首届深圳独立动画双年展

心灵的虚拟艺术工程——记首届深圳独立动画双年展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四月 7, 2013

当代艺术在社会与文明的催化中它不断裂变,生长出许多新的艺术形态和观看方式。隶属于新媒体艺术的动画创作便是其中一种:它融合了 文学、电影、音乐、摄影、绘画、新媒体等艺术门类,充分展示了人类的个体经验和非凡想象力。在以往,动画往往是作为电影的补充、作为娱乐消遣的一种形式,甚至是商业模式而存在。但随着艺术发展与技术革新,“独立动画”作为一种新的表现媒介和手段,也越来越受到艺术创作者的垂爱和使用。它不仅能够帮助艺术家表达某种叙事,还是探索某些严肃话题和问题的利器,因此,独立动画可谓是一种提出问题、展示想象、呈现未知的心灵视觉。

国内首次以双年展形式举办的独立动画展事活动—“首届深圳独立动画双年展·心灵世界:作为虚拟艺术工程”日前在深圳华侨城创意文化园拉开序幕。作为独立动画在国内发展以来最大型的一次集中展示、持续研究及讨论的平台,这次展览强调艺术家个人创作的独创性与新视角,强调独立动画是区别于商业动画、应用动画等的一种艺术化的“观念动画”。展览策展人之一、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部主任王春辰谈到独立动画的特殊性时认为,“独立动画的创作基础是艺术观念,其功能定位是艺术,其精神实质是实验探索,其学术地位是个人美学, 其意义并非满足视觉消费的娱乐或意识形态的说教,而是以动画影像的方式在对世界进行艺术的思考和观念的解读。”

基于以上对独立动画的理解,展览提出“独立动画作为虚拟艺术工程”的主题,以理论概括揭示当代独立动画的实质和前沿态势。“独立动画的制作完全依赖艺术家的创作,或手绘、或塑形、或数字,并不是以物理世界的现实场景为直接再现对象,而是秉着开放性的、跨学科的创作理念自由构建一个独立的虚拟世界。”王春辰解释,“其次,任何一部独立动画都要耗费创作者的大量时间和精力,具有一套理性规范的操作系统,所以,借用‘工程’二字,既能显示出独立动画生产的科学性和系统性,也可以促使我们对其内在属性、构成机制、学术批评、发展潜力等内涵进行探讨。

为期3个月的展览共展出国内国际动画艺术家57人的作品,共分七个板块:心灵世界的超验图像、网络世界的信息与编码、走向真实的虚拟工程、复活的水墨世界、青春期的意志、动荡的全球化视野和国际动画。从长度看,有三五分钟的短片,也有70多分钟的长片;从展陈形式看,有一台放映机和显示器即可播放的常规作品,也有需要5台电脑和多幅投影幕才可呈现的非常规作品;从表现形式上看,有常见的二维或三维CG动画,也有版画、水墨、粘土、折纸、手影动画。不管形式如何不同,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从创作之初就没有预设目标受众群,只是创作者的自我表达。正因为如此,独立动画作品有了一些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艺术气息和难以捉摸的意义。

水墨动画的复兴之路

这其中,中国的水墨动画成为了展览追本溯源同时面向未来的重要巧思。展览的空间设计会引导观众首先进入“中国水墨动画回顾”单元,通过《大闹天宫》《哪吒闹海》《牧笛》《九色鹿》等经典水墨动画的重温来讨论独立动画与水墨动画的关系,深入梳理国内独立动画的发展历程,尝试探讨 为何曾经在国际上有着重要地位和卓越影 响力的中国动画会在九十年代起在国际上完全消失等问题。水墨动画的概念在1959 年第一次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被提出,随 后经历了二十年的黄金时期。亚太动漫协会秘书长王六一表示,“中国传统的水墨画 向来是出现在宣纸上,而不用线把浓淡的水墨变成动画电影不能不说是一大发明, 是一种科学技术与艺术融合的再创造。其 制作过程繁琐又耗时,光是用在摄影一部水墨动画片时间,就足够拍成四五部同样长度的普通动画。”凭借着水滴石穿的功夫和毅力以及与美国、日本、东欧的动画截然不同的美学和哲学体系,中国独创的水墨动画震撼了世界,不仅迎来了它辉煌的二十年,也为动画与民间传统文化的结合打下了 良好的根基。

在“复活的水墨世界”单元,我们也看到许多东方水墨作为文化符号拥有了新的时代特征。由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徐冰创作的水墨动画《汉字的性格》,从对“观远山庄”所藏的赵孟頫手卷的观看、分析与想象,阐述了中华民族特殊性的来源—在中国,每一个接受教育的孩子都要先牢记、书写几千个图画般的字型。几千年 历代如此,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着民族性格,譬如中国人的集体主义、爱面子、顾 大局、重符号、崇名牌的缘由;中国人消化其他文化养料的能力;中国人文化中的“拷贝观”与“山寨现象”的关系等。整个片子看完,观众实际上是观摩了一篇关于书法 与中国人特性的“论文”。还有更多的艺术家,尤其是年轻一辈,也在用传统的水墨动画表现现代或超验的题材,如陈绍雄的《墨水城市》、林俊廷的《浮光》等,都展现出水墨艺术宛如新生的惊艳面貌。

国际独立动画大激赏

传统水墨的加持让展览充满东方味,而具有现代感、充满多样性和个体性的国际动画的参与则让此次展览更丰富多元、意义深远。艺术家以影像方式对世界进行艺术思考和观念阐释,睿智、幽默、辛辣、深刻、 陌生、异质和批判的特质让观众为之动容。譬如,日本女艺术家近藤聪乃创作的短片《瓢虫哀歌》的缘起就很是无稽—一个 小女孩误伤了两只瓢虫。在近藤的故事里,女孩的愧疚感变成了一种苛责恐怖的白日梦。她把自己身上的纽扣当作是瓢虫,一个又一个地缝在裙子上,在密集变换的空间里她不段复制、迷失、梦魇连连。艺术家的个人感官情绪经由艺术化手段无限放大,那些对生活细致入微的捕捉以及天马行空的创想正揭示着独立动画的迷人之处。

来自俄罗斯的艺术团体AES+F由两位建筑师,一位书籍设计师和一位摄影师组成。他们的作品“三部曲”是三部影像装置的联合展出,包括《最后的骚动》《特拉马乔的盛宴》以及《神圣的预言》。“三部曲”参考了几个世纪以来传统艺术对宇宙构成的定义,划分为“天堂、地狱和炼狱”三个部分,试图以此剖析21世纪全球化的现实。他们通过3D技术,在作品中构建了一个诞生与真实世界和媒体世界之间的网络空间模型。在《特立马乔的盛宴》中,艺术家采用了脱离现实而又极富感染力的手段,将背景设在象征着享乐与奢华的五星级酒店,通过古罗马和现代文明的屡屡穿越,展示出一个放纵的世界所经历的自我解体的荒诞过程。在“走向真实的虚拟工程”单元,众多中国艺术家如缪晓春、张小涛、田晓磊等都在作品中也以批判的姿态思考人与科技、人与社会、人与时代的拉锯关系,以动画的特殊方式感知、回应或思索、再造一个世界。

独立动画之上下求索

回头看中国动画走过的曲折发展之路,八十年代中期我国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让中国动画经历了一次剧痛。曾经黄袍加身、享受着国家津贴的中国动画开始被逼出走荫护,在市场大浪潮的推动下纷纷承包起欧美动画公司的加工业务,再加上各地方电视台对动画片的需求暴涨等因素刺激,中国动画逐渐变成了一个丢弃了自己语言与观念的低端加工系统。直到最近十年,中国开始有一批新的艺术家崭露头角,第一批名副其实的独立动画人以完全独立的方式,在当代艺术领域开始耕作。而有趣的是,除了一些85后的艺术家(如雷磊、冯薇、王茜濡等)本专业是动画或数码艺术,其他做独立动画的艺术家很多是“不守本分”地从其他专业,如版画、国画、油画等移情于此。面对这些兼具多重身份的艺术家,策展人之一的何金芳说,“过往的经历,在他们作品中留下了明显烙印,形成他们独特的个人风格,而手绘,不论是木刻、水墨,还是圆珠笔,很大程度上也还是满足了他们绘画的情结。”这不仅让独立动画的内涵更加丰富多元,也能保证艺术家不断从新的领域汲取营养,刺激创作。

“新一代中国电影人和艺术家有不少人都将中国文化历史当作自己重要的灵感来源。”频繁地将中国这波独立动画新浪潮引荐到西方的荷兰动画电影节(HAFF)的主席戈本·斯荷尔姆也认为,“他们作品的另一个显著特点在于其自由的表达方式,满怀激情地需找新的叙事形式,自如地应用不同的技术与呈现多样的效果,急切地尝试各种新媒介和不同材质——这些特征似乎同样代表着令人兴奋的中国艺术发展走向。”中国独立动画在技术与观念上都毫不逊色于世界水平,近年来更获得了许多奖项的加持与国际动画展的青睐,如凭借作品《冬至》荣获第13届广岛动画节国际评委会特别奖的陈曦,凭借《弗洛伊德,鱼和蝴蝶》获得2010年HAFF非叙事动画类金奖的王海洋,以及获得了2010年亚太电影大奖“最佳动画片奖”,在网络上好评如潮的南京动画导演刘健的剧情长片《刺痛我》等。独立动画创作者的努力有目共睹,但作品的传播和盈利依旧是独立动画必须面对的两个老大难。据了解,目前独立动画主要的传播渠道是网络、国内外的动画节或电影节,画廊、美术馆体系的专场放映等,至于盈利,多数独立动画导演并未以此为目标。“《刺痛我》耗时3年,画了十几万张手稿,除人工之外耗费70万元,这些年通过参加国外电影节和其他推广宣传,成本已回收。”刘健说起自己的作品时感叹“运气比较好”。与经济收益相比,他更在意创作欲望,他认为后者才是独立动画所缺乏的。而意大利动画艺术家蒂亚戈·佐艾里也说,“我常常在没有资金的情况就开始创作,有时工作到一半会有资金,有时却没有。但我的首要职责是完成我的创作。想象力和艺术理念是创作的主导。” 而与大多数欧洲动画电影的情况不同,当代中国独立动画电影很少有来自政府或文化基金的财政资助,往好处看,这让独立动画保持了其自由和旺盛的创作力,而往坏处看,则缺少了国家的扶持与保障。作为策展人之一,张小涛自己也是画家和独立动画创作者,他认为,“其实,每部独立动画作品都有盈利点,比如作品中的版画原作、木质雕塑、作品手稿等,希望通过双年展推动建立属于独立动 画的赞助机制,帮助创作者完成作品。”除了为期3个月的展示、开幕之后的4场研讨交流、竞赛单元作品征集以及后续在北京、四川、广州等地高校的巡回演讲,本届双年展还推出了同名中英双语画册,收录了近10篇有关独立动画的研究文章、所有参展作品介绍和作者访谈以及独立动画大事记。“对这样一种不同凡响的综合性媒介艺术,由于其特殊性、创作的耗时、制作的复杂,要有足够的社会资源的支持和推动,这个方兴未艾的独立动画才能发展得更好,其中,学术研究就是不可缺少的一环。” 王春辰说,“越是多的学术关注,越是能够更加确立其 应有的艺术史价值和社会影响力。”不光是理论与历史的解读,公众的充分接触与理解也能推动独立动画迈向成熟,通过广阔的视听符号的传递,让这项活动创造出持续而新鲜的价值,对当代艺术领域及创意文化产业辐射出更大能量。

 

(文 WRITER 斯言 Siyan Yi 图 PICTURE S 深圳华侨城创意文化园 OCT-LOFT;编辑:谢若琳)

 

《数码设计》 2013年3月刊    刊号:CN11-5292/TP   [国内统一刊号]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