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8℃~-5℃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娱乐 > 刘烨:加入火华社,专注“抢沙发”

刘烨:加入火华社,专注“抢沙发”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五月 10, 2013

最近火华社的刘社长很忙,很调皮,在微博阵地上风起云涌,顺风顺水玩得不亦乐乎,惹得众人不禁大呼,社长您究竟是要闹哪样啊!而此时的社长却十分“蛋定”地发表了“社论”,表明自己坚定不移的信念和立场,“往事不要再提,节操已随风而去,路漫漫,手拉手,咱们就不留恋三观山上的节操树了”……

前阵子,刘烨的一组“快到碗里来”照片出尽了风头,火了“火华体”,也火了“火华社”,火华社更是毫不含糊趁机打出了响当当的“专注抢沙发”的品牌理念。从此自称“火华社长”的刘社长便走上了抢别人沙发的不归路。

刘社长说他本着大智若愚的人文关怀抢别人的沙发,为此他不仅一本正经地发表了抢沙发的基本技巧,更有精辟总结:“抢到后一定要自己 撒花,尽情展示你的傲娇,并气气别人”。看起来似乎刘社长本人远没有银幕上的忧郁气息,反倒是有些喜剧的天赋,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他笑着说:“我在大学里经常演的就是喜剧,每次到我交表演作业的时候,有好些个平时不怎么出现的同学都来了,就是为了看我演的喜剧,找一乐呵。但是,后来拍戏出来之后,大家都以为我就是电影里那样的,一直给我贴忧郁的标签,只能说,我演得太逼真了。”

为了率领大家直抵欢乐的海洋,刘社长亮出了火华社的入社需知,除了保持他一贯调侃风趣的语言风格,其中的恶搞、无厘头更是将刘社长 娱乐大众的崇高理想推行到极致。笑容背后,刘烨坦言出道初期曾经会介意外界的各样评价,“我对每部作品都特别用心,所以听到一些不好的评价的时候,还是会有些难受。”但现在已为人父的他在心态上有了质的变化,“有了家庭之后,心态更加放松了,不太会被这些评价影响。”正因为曾经走过这样的青葱岁月,现在跨界当导演 的他,更能够体会演员的不易,“我在拍微电影的时候,就会注意保护演员的信心,因为我自己也是演员,特别能理解信心被打击的感觉。”

刚好聊到他的微电影,大概这又是刘社长的兴奋点吧,他滔滔不绝地介绍起来:“我已经拍了一个微电影《洋流之前》,拍摄团队都是自己人, 所有演员可能就是司机和助理。编剧都是小孩,我没有太管。”接着深入往下聊,大哥开始扯到拍摄背景:“当时的情况是,我正好跟《国家地理》的一个导演合拍一部讲海洋的纪录片。后来要拍‘7’电影了,我就说正好拍这个了,我也有自身的经历在里面,我喜欢潜水,我以前看鲨鱼的地方,现在那里的珊瑚都死了。因为时间限制,我觉得故事讲不完,正好我想看海难前大家的反应。于是最后剪成这样的故事。”关于刘社长的导演梦,他顿了顿,继续说:“我最想拍的其实是童话片,想拍好莱坞蒂姆·波顿拍的那种黑暗系的童话片,不想给人特阳光,但也不想特阴暗。拍的手段有些残忍残酷,但最后表达的是善良。”

张涵予一起担任该片的制片,他笑言有他们在自己没啥压力,因此也更加时不时调侃黄渤两句:“渤儿现在不已经是25亿帝了!我希望这片有《西游降魔篇》跟《泰囧》的那股子热乎劲儿,能把票房带得好一些。”说到这儿,我问起《厨子戏子痞子》的投资金额到底有多少,刘社长立马眼神一转,变了个腔调说:“这个是秘密,得让你看了电影去猜,片子现在出来的效果值多少投资,我就好算算我是亏了,还是赚了。”

Q&A 对话刘烨

>您的外号是什么?

刘烨:微博开了之后,被叫得比较响的是火华哥和火华社社长。

Empire: 能跟我们分享一件平时生活中,您干过的最“耍贱”的事情吗?

刘烨:微博上最近沙发抢得挺多的。(笑)

Empire: 您对新闻出版总署和广电总局合并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刘烨:……(顿住,无语中)

Empire: 除了工作,您还有什么想做的事情?

刘烨:想出去旅行,四处走走,以前所有的生活基本上都会围着工作转,现在不工作的时候,愿意去旅行,也不用太复杂,可以潜水、爬山、骑自行车,很放松就可以。

Empire: 您是一个想法很多的人吗?您有没有过什么奇怪的想法?

刘烨:有时候会瞎琢磨,都是一些好玩的事情。微博上也跟大家分享了不少,拍戏贫工作,在家贫生活。

Empire: 您幸福吗?

刘烨:挺幸福的。我觉得幸福是看你有没有得到你想得到的,看你内心真正渴望什么。

Empire: 您的梦想是什么?

刘烨:身为一个演员,梦想自然是可以拍一些好片子,等到年纪大的时候,再回过头来看,自己还是有一些作品留得下来,被大家认可的。

Empire: 请您送我们杂志一句话。

刘烨:希望《现代艺术》EMPIRE 杂志越办越好!有更多新鲜、有意思的内容跟大家分享。

 

(采访、撰文/ 安妮)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