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北京: 晴 8℃~-5℃

艺术与设计
ART DESIGN

返回顶部

艺术与设计 > 旅行 > 图腾柱,温哥华的木头纪念碑

图腾柱,温哥华的木头纪念碑

Webmaster: ArtDesign | Time: 七月 9, 2013

最初,“温哥华”这个名字进入到我的视野中,因为年少时看到的那部偶像剧——《别了,温哥华》。陈坤扮演的男主角罗毅坐在车里,两边灰色调的高楼大厦迅速的向后飞去……时光在这里定格。如果要旅行,我一定不会选温哥华这样的城市。印象中这个移民城市仿佛是一座城市森林,城里到处都是明晃晃的阳光和冰冷的现代建筑,当然,还有很多移民来的中国人。我实在想象不出这个被很多媒体称为“文化沙漠”的城市有什么值得旅行的。

而真正踏上这片土地,下机伊始,游人尚未走出飞机场,一根三层楼高、雕刻精美的印第安图腾柱醒目地傲立在候机厅的终端,四周环形的现代化的通体玻璃大厅,衬托出古老的图腾的神圣气派,拥有数千年悠久历史的印第安文化向刚刚到达温哥华的我展开了臂膀。

尽管在加拿大和美国的不少大小城镇都可以见到各种各样的印第安图腾柱,它们有的出自真正的土著艺人之手,有的是现代艺术家的创作,有的凝聚着地道的印第安文化的内涵,有的却是东施效颦的蹩脚之作,但像温哥华这样拥有如此之多,如此精美图腾柱的国际大都市在北美是独一无二的。图腾柱是温哥华当之无愧的城市地标。

严格地说,在北美大陆丰富多彩的印第安文化中,图腾柱是北美西北部太平洋沿岸的印第安部落特有的文化艺术形式。它由整根的西海岸巨柏树干制作而成,上面刻有动物、禽鸟、传说里的神兽和人形。它们矗立在土著原住民的村落、路边、森林和海岸边。在北美新大陆开发初期,这些印第安图腾柱给刚刚踏上这片新大陆的欧洲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们怪异的雕像、神秘的符号和无处不在的身影让欧洲殖民者感到一种不可知的文化震撼。

早期的基督教传教士们根据自己的理解,把这些神秘的图腾柱看作是印第安人宗教里的偶像崇拜和巫术的工具,因此曾经在一段时间里把摧毁图腾柱作为他们对印第安人的文化同化和宗教传播的手段之一。可是随着对印第安人的文化的深入了解,人们发现这些图腾柱很少有宗教的含义和偶像崇拜的意思。它们更多地出现在印第安部落中地位较高的人家的门前,代表着社会地位和身份。在很多时候,印第安人还会用有特别图案的图腾来表达对某些临时发生的事件的纪念和对某些情感情绪的表达。虽然他们常常在图腾柱前面举行一些歌舞仪式,但与其说这是西方传教士所认为的“邪教巫术”,不如说纯粹的文化娱乐活动。图腾并不是印第安人的神明,在一些部落人们在迁移时往往会把旧的图腾柱遗弃在原处。

欧洲人来到北美大陆以后,他们带来的铁器和工具方便了图腾柱的制做。十九世纪初随着北美西北海岸与欧洲大陆的皮毛贸易的发展,一些印第安部落的财富积累变多了,图腾柱又成了富裕的标志。当时在印第安部落里盛行的家族盛宴风俗就常常伴有新的图腾柱的立柱仪式。

在十九世纪中期以后随着西方现代社会的发展,土著印第安文化不断衰落。图腾柱的建造也变得越来越稀有了。然而从二十世纪中期开始古老的印第安文化艺术受到了加拿大和美国政府的保护和弘扬。作为北美多元文化的内容之一,印第安图腾柱也得到了复兴。温哥华岛是加拿大西海岸的几支重要的原住民部落的聚居地区。包括图腾柱在内的印第安文化暴发出了新的活力。一些原住民的传统手工艺人制做了许多新的图腾柱。它们被竖立在公园里、公路边、城市的街道旁甚至大型购物中立和飞机场里,点缀着温哥华这座多元文化的城市。而一些经历了上百年风雨的古老图腾柱则被收集到大大小小的博物馆里保护和陈列。

在温哥华旅游观光有多处观赏图腾柱的地方。除了著名的皇家不列颠哥伦比亚博物馆和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历史和考古博物馆里陈列的大量年代久远、制做精美的传统图腾柱收藏品以外,隔着海湾与温哥华市中心相望的该市最大的公园斯坦雷公园里也有专门的图腾柱园区。在那里,代表着不同印第安部落的传统的图腾以丰富的图案、多彩的颜色和精美的设计各展雄姿。在它们的背后是碧蓝的海水、对岸现代化的城市和更远处巍峨的落矶山。古老的文化和现代化的生活与美丽的海光山色融为一体。

印第安图腾柱不仅是一种独特的室外装饰艺术作品,而且有着极为丰富的文化内涵。印第安文化里大量的传说故事、历史人物、家族的重要事件以及人们的喜怒哀乐等情感通过各种拙朴和生动的动物、禽鸟和人形凝聚在一根木桩上面,成为了一座木头的纪念碑。它所表达的情感除了纪念碑通常表达的对文化的自豪、对成功的骄傲、对英雄的崇敬、对艺术的赞美和对大自然的热爱以外,图腾柱还有另一种独特的“纪念”功能─对愤怒和不满的暗示。这就是所谓的“羞耻柱”。

在印第安文化里,对诸如凶杀、偷盗、争执、欠债等可耻和不光彩的行为往往通过不直接的暗示和隐晦的方式表达愤怒和不满。图腾柱就是表达这类情感的手段之一。在“羞耻柱”上,人物或者动物的鼻子和耳朵常常被涂成红色,表示羞愧和愤慨。2007年,印第安社区曾经在阿拉斯加的科尔多瓦竖起了一根图腾柱。上面刻的图案中包括了著名的艾克森美孚石油公司的前总裁李.利蒙的倒置的头像,表达了对本社区对艾克森美孚公司对瓦尔迪兹漏油事件赔偿不利的不满。

因为图腾柱用整根树干制做,受树干细长的体形限制,上面的图案都是从上到下地叠摞出各种不同的雕像。它们的重要程度自然与在柱子上的位置有关系,但是对此没有明确的规定。主要取决于创作者个人的理解和表达。有时候位于图腾柱顶端的雕像会给人以高高在上总揽全局的气势,另一些时候由于树干底部有更大的可利用面积和与观看者身高等齐的优势,创作者更愿意把重点表达的内容雕刻在柱子的下部。

图腾柱的制做一般是家族祖传的手艺。每个部落和家族都保留有自己的传统图案。手工艺人在创作时也常常做出一些创新的设计。一件作品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完成。在图腾柱创作完成后社区都要举行盛大的立柱仪式。由于图腾柱完全是摆在地面上的,把它竖起并摆稳固定需要用许多支杆和绳索,靠众人合作,花费很多时间才能完成。在立柱仪式上,创作者会唱起传统的歌谣,大家也载歌载舞地庆祝。

与石碑相比,图腾柱这种木碑容易在自然界的风雨中朽损。尤其是太平洋岸的暴风雨过后,许多保护得不太好的图腾柱就会倒掉了。因此目前能比较完好地保存下来的图腾柱最老的也不过百年的时间。对于印第安人来说,图腾柱与大自然里的树木花草和动物一样都是一种生命形式。腐朽和死亡是自然的一环。因此他们并不刻意保护和防止一个图腾柱的朽灭。他们用新造一根图腾柱来代替老朽,从而保留这种文化艺术的延续。

作为北美大陆印第安文化的标志,图腾柱以其特殊的形态和独有的艺术表达形式受到了现代人的欣赏和模仿。在加拿大和美国各地人们纷纷竖立起自己的图腾柱作品,并且争当“最高”和“最粗”的荣誉。温哥华岛以“木头纪念碑”之城荣居榜首。在它的阿勒特湾竖立有高达53米,号称世界上最高的夸夸卡夸图腾柱;在它的小镇敦坎,著名的印第安艺术家在1988年创作了直径最大的图腾柱,描述了柏树精变人的故事。在维多利亚市港口的皇家不列颠哥伦比亚博物馆和它旁边的雷鸟公园里,收集和陈列了加拿大西部最古老和最有艺术价值的图腾柱群和大量的原住民木雕艺术品。

在各种各样的图腾柱图案里最常见和最普及的形象是雷鸟、乌鸦和熊。它们均出自在印第安人部落流传甚广的传说故事。而图腾柱最常见的形状是一根无枝无杈的直立树干。有时候在顶部再加上一根较短的横向木结构。这一结构常常被一只雷鸟展开的双翅来代替。

雷鸟是北美印第安传说里的巨大神鹰,也是图腾柱上最常见的形象。据说它的巨翅展开时可以产生千钧雷霆。它的双目放射出万道闪电。从古到今,它们面向大海,高高地盘踞在太平洋岸边的图腾柱顶上,守护着巍峨的落矶山和它脚下美丽的温哥华。

 

(文 Article > 秦昭Qin Zhao;图 Pictures > 秦昭Qin Zhao;编辑:九月)

 

国际顶级创意出版商《艺术与设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